010 她大概是条鱼

发布:07-07 22:59

沈娆休了两天假,决定去上班。

她换好衣服下楼,发现陆予骞还没走。

男人坐在沙发上,无比随意地翘着腿,裤脚爬到脚踝处,阴影打在干净的骨节上,说不出的性感。

沈娆远远看到陆予骞低下了头,男人腕间的手表闪得她别开了眼,他是在看时间?

沈娆心说这人难道在等自己?

哈,怎么可能!

沈娆几乎是立刻否定,她甩甩脑袋,想要往外走。

陆予骞却忽然站了起来,长腿迈出,朝她一步步逼近。

沈娆被他吓了一跳,声音都有些失真:“你、你干嘛?”

陆予骞顶着一张扑克脸,幽幽地开口,“你还记得昨晚……”

他竟然还有脸提昨晚!!

沈娆只觉一股邪火直窜上天灵盖,整颗大脑顿时焦糊一片,她咬着牙,恶狠狠地打断陆予骞,“当然记得!”

陆予骞的眼神依旧毫无波澜,他点了点头,然后扬起下颌,朝沈娆示意了一下,“那走吧。”

沈娆撒出去的火气被生生浇熄,后知后觉地接了一句,“去哪儿?”

再看,陆予骞已经走到玄关了。

“喂!”

沈娆真是服了他,多说两个字会死啊!

-

珠宝楼门口。

沈娆看了眼坐在身边的男人,他正优雅地理着袖口,抬眸的那瞬,瞳仁里似是缀着一泓星河。

沈娆的心跳猛地加速,吸气的同时从齿缝轻轻钻出一句,“来真的啊……”

声音大概只有她自己听得见。

沈娆琢磨着今天太阳是不是打西边出来的,不然陆予骞怎么真带她来买戒指了?

“下车。”

两个字,轻易将沈娆脸上的喜悦和期待,击得粉碎。

她忽而勾起唇角,笑了,笑自己的健忘和犯贱。

才过去一个晚上而已,她就能重新坐上他的车,再听一次相同的台词,她大概是条鱼吧,只有七秒的记忆。

可沈娆又想,自己如果真的是条鱼,就好了。

七秒一过,就什么都忘了。

顺便能把陆予骞,也忘得一干二净!

沈娆吸了一口气,推开车门,眨眼间跑得没了影。

陆予骞:“……”

“先生,太太是往洗手间那边去了。”

司机贴心地提醒道。

陆予骞负着手,站在来来往往的行人堆里,面朝沈娆消失的方向,眼睛渐渐眯了起来。

快结束了吧?

和这个女人的婚姻。

从一开始的非他不嫁,到现在的看己生厌,也不过两年时间而已。

她对他已经越来越不在意了,这样很好。

只是……

一旁的司机只觉一阵阴风刮过,渗人的凉意扎得他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汗涔涔地转过头,司机偷瞄了一眼那股阴风的源头,差点被吓到心脏麻痹。

是是是、是他说错什么了吗?

不应该啊,自己就看先生找不着太太,顺口告诉了他一声啊。

可先生这模样这气场,简直堪比大魔王啊!刚才周围还一堆眼冒桃心的小姑娘呢,这会全躲开了!

-

沈娆洗完手出来,在几米之外的转角处看到了陆予骞。

站在他对面的女孩子转过脸来,朝沈娆招了招手,甜甜地喊了一声,“姐姐!”

沈晓柔?

沈娆朝她点点头,算是打过了招呼。

她其实有些意外她的出现,父亲给沈晓柔的零花钱,应该没有多到能让她在T市最高档的珠宝楼里挥霍的地步。

不过既然遇上了,沈娆也不能把她赶走。

沈娆走近了一些,陆予骞正垂颈点烟,明灭的火光轻轻颤抖着,将男人的轮廓描得异常深刻,也将沈晓柔的眼底,烧出了一片春色。

女孩儿仰起脸,直勾勾地盯着陆予骞,那可不是看姐夫该有的眼神。

沈娆真是不得不佩服这个男人,自己就开溜了这么一小会儿,他就能招惹上一朵桃花,果然找老公不能找太帅的!

“进去吧。”

沈娆上前,走到陆予骞身侧,沈晓柔见状也想贴上去,眼看着就要抓住他的胳膊,却被男人伸手隔开,火星在空气里划出一道猩红的线,逼得她后退了一步。

“姐夫,我……我以为你刚才答应了,可以带我一起去……”

女孩儿低下头,手指绞得死紧,语声怯怯。

沈娆看沈晓柔一副快要哭出来的模样,又转眸望向陆予骞,男人目不斜视,轻轻吐出一口烟,神色间,一股子生人勿近的清冽。

陆大总裁的世界观里是没有怜香惜玉这四个字的,除了唯一一个特定的存在,对所有异性,他都一视同仁地拒之千里之外。

沈娆不知道是该欣喜,还是该骄傲,有这么一个洁身自好的好老公,她做梦都能笑醒了。

只可惜啊,陆予骞心里的那个“唯一”,并不是自己。

换做是她靠近,哪怕只是礼仪性地挽住他的手,男人也一定会毫不犹豫地将她隔开。

她早已学会了不去自取其辱。

这样想着,陆予骞却忽然提起沈娆的腕子,带着她往里走。

沈娆一惊,视线扫过男人的脸,只见他微蹙的眉心,翻涌着几丝不耐之色。

哟,难得能见到陆予骞会不耐烦啊,她还以为他准备冰着脸站在这里,耗到天荒地老呢!

沈娆回过头,朝委屈巴巴的沈晓柔笑了一下,“你想跟就跟着好了,我们不介意。”

话落,沈晓柔便嗖地一声飞奔到了陆予骞身侧,小跑着跟上了他的脚步。

“谢谢姐夫!”

刚才还泫然欲泣的女孩儿,此刻望着陆予骞,笑成了一朵花。

沈娆眨了眨眼睛,一时间又好气又好笑:谢他干什么?你倒是谢我啊!

为了省去一些不必要的麻烦,沈娆没拖着陆予骞去挑戒指,只是绕过各个柜台,走马观花地看两眼。

她说不介意沈晓柔在场,沈晓柔就真的放飞自我了,到处缠着陆予骞陪她逛。

“姐夫,这条项链好不好看?我试一下哦!”

“姐夫,手镯的颜色是不是太浅了?要么我换一个?”

“姐夫姐夫……”

对上导购小姐异样的目光,沈娆轻轻笑了:你也觉得我被绿了是吧?

沈娆刮了刮被沈晓柔吵疼的耳朵,默默躲开了他们。

手机忽然震了一下,是微信群的消息,沈娆翻出来一看,原来是叶二娘发了张照片。

【强烈推荐】迟家大小姐在山村里养了十六年,忽然回c市了,不过很快就被人发现,这位大小姐的画风有些不对劲...

28元包月钜惠,全站小说随心看>>

有奖举报作品有害信息
关注“落尘文学”官方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长按可识别】
  • 红家欧尼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