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2 冷冷的狗粮往我嘴里胡乱地塞

发布:07-07 22:59

“咔嚓——”

沈娆的眼睛还没来得及闭上,就被头顶的闪光灯晃了一下,睫毛立刻脆弱地颤抖起来。

什么情况?

她一脸懵傻地看着陆予骞放下举高的那条手臂,拇指在手机屏幕上轻点了几下,然后轻轻一翻,将整只手机扣在了掌心。

等下,那不是自己的手机吗?怎么到他手上去了?

肩上蓦地一沉,陆予骞收回替沈娆披上外套的手,面上神色依旧寡淡。

嗯?怎么外套也在他那里啊?

沈娆回想了一下,所以自己刚才是把堂堂的陆大总裁当成挂衣架来使了?他竟然忍住了没抽她……

不对吧,明明是他主动接过去的……

嗯?为什么?就为了拿她的手机拍照?他拍了什么来着? 之后好像还发出去了?他发哪里去了?

沈娆内心一个激灵,看着陆予骞,话都说不清了,“你、你不会是……”

不不不,肯定不会的,陆予骞怎么可能做这种闲得蛋疼的事情?

她边摇头,边朝男人伸出手,“手机还我。”

陆予骞没有理会沈娆,指着那条项链,示意一旁的导购,“包起来吧。”

“好的!”

激动地应了一声,导购小姐帮沈娆解下项链,她原本还想称羡几句,可一瞧沈娆皱起的面庞,哪有半分喜悦之色。

都一掷千金了,不仅没博美人一笑,还被美人嫌弃了?

导购小姐转过脸,默默看了一眼正和经理低语的陆予骞,不由有些心疼这个男人。

没人心疼的沈娆有苦难言,抬高手臂的同时,身子往前跃了一下。

他非装作没听见,她就只有硬抢了!

陆予骞却忽然转过身来,凝视着沈娆,意义不明地吐出一句,“你今天的脾气倒是格外好。”

话里的冷意直将沈娆冻成了冰雕,还是一尊酷似自由女神像的冰雕。

然后,陆予骞面无表情地,将她的手机塞回到她举得高高的那只手里。

屏幕还没有完全暗下去,沈娆一眼就瞄到了那张照片。

陆予骞的抓拍技术怎么说呢,自己大概闭着眼睛都比他拍得要好。

但沈娆从第三视角看着自己面对陆予骞时的模样,红透的耳朵绯色的脸,一双水润的眸子里满是迷恋,看得她本人都有些犯恶心。

更别提,群里的人在这一幕之下,会怎么……

沈娆呼吸一顿,想不下去了。

因为她终于意识到,这张照片现在还躺在微信群里,而这个微信群就是——

沈娆皱着眉,手忙脚乱地想要撤回。

头顶,陆予骞的声音凉凉响起,“两分钟了。”

——已经没法撤回了。

沈娆差点一口血喷手机上,所以这人刚才磨磨蹭蹭的,就是在等这两分钟过去?!

心机是有多深啊!!

沈娆扫了一眼微信群里倒数几条聊天记录,是她的几个表婶,因为从沈晓柔口中探不到什么,便将那个神秘男子全身的行头讨论了个遍。

腕表、袖扣、外套……什么牌子价值多少,一条条列得特别清楚。

咳,不用问,刚才陆予骞帮她捡手机的时候,肯定全看见了,自然能串联出前后因果。

但沈娆就不明白了,自己都能从头到尾保持沉默,为什么向来冷漠到骨子里的陆予骞,反而较真了?

就因为着了一个小丫头的道儿,怒火中烧了?

可烧就烧吧,把她扯进来做什么?

还讽刺她脾气好,她还想骂他不长脑呢!

本来嘛,光靠一个背影,谁知道他陆予骞上镜了啊,他还非要发个正脸出去,生怕别人不知道是他吗?

现在微信群里一片死寂啊,这么久了连个标点符号都没有出现。

估计刚才夸过沈晓柔的人这会正集体咬舌呢,不明情况他们瞎凑什么热闹呀。

陆予骞是解气了,可自己也被他推到了风口浪尖,这下要怎么收场?

沈娆按了按眉心,男人却忽然凑过来,在她手机上敲出一行字,淡定地点了发送。

——“不好意思,我发错群了。”

沈娆:“……”

我、我错你奶|奶!

这特么谁会信啊!!

沈娆在心里疯狂掀桌,可她能怎么办,难道摁住陆予骞抽他一顿么?

陆予骞却一脸无谓地伸手点了点屏幕,示意沈娆低头。

被这么一句明显的玩笑话推了一下,那群亲戚像是一下子找到了突破口,忽然都有话说了。

“没事没事,得亏娆娆你发错了,不然,我们哪儿有这眼福啊!”

“是呀,小两口感情真好,蜜里调油的……”

“你们快看娆娆脖子上的项链,那是传说中的‘深海之泪’呀,极品的喀什米尔蓝宝石!”

“真的诶,我在银座珠宝楼里看到过,JEWELLERY的镇店之宝,陆少真是好手笔!”

“陆少疼老婆呗,哪像我老公,花都不给我送一束!”

“冷冷的狗粮往我嘴里胡乱地塞,大姐你不厚道,你亲爱的弟弟要被狗粮撑死了……死了……了……”

“满口狗粮的那个臭小子,你回来,今晚阿花的饭全你包了!”

“父上大人你这样真的会失去我的!!”

“…………”

群里一时间闹得不行,所有人都默契地没有再提沈晓柔那茬。

沈娆揉了揉太阳穴,下一秒,手机铃响,沈娆看了眼来电显示,接起来,“喂,爸?”

她走开了几步,沈君山在那头低低应了一声。

“娆娆,在和陆少约会呢?”

“嗯。”

沈君山也不拐弯抹角,直接问她沈晓柔是怎么回事。

“你给我说说,和她怎么碰上的?那丫头是不是故意破坏你们二人世界?”

沈娆忍不住笑了,亲爹这心眼偏的哟,沈晓柔那一脸无害的小模样,怎么就博不到他多一点的疼爱呢?

“没事,就偶遇。”

“真的?”沈君山敲她的警钟,“你啊,别老是让着你妹妹,她从小就爱抢你东西。”

问题是她要能抢得走,更何况陆予骞也不是东西,咳!

“放心吧爸,你二女儿只是戏比较多,坏不到哪里去。”

“那你管着些,别让她惹恼了陆少。我待会就让她回家!”

沈娆心说已经惹恼了,没看澄清照都发了吗,虽然是用她的名义发的。

“行我知道了。”她搔了下额头,“对了爸,你快让群里的叔伯婶姨们消停一下吧,我实在吃不消他们……”

沈君山笑了两声,“害羞啦?看到你和陆少好好的,爸就心安了。”

沈娆听父亲长长舒了一口气,觉得奇怪,他是不是听说了什么?

疑惑间,沈君山已经挂了电话。

【强烈推荐】“一年后,我们离婚,互不干扰。”一年后,别说是离婚,就连离床都没门。

28元包月钜惠,全站小说随心看>>

有奖举报作品有害信息
关注“落尘文学”官方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长按可识别】
  • 红家欧尼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