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3 该醒醒的人是你

发布:07-27 00:52

“沈娆!好你个沈娆啊,去找小鸭子不带上我!!”

酒吧包厢里,一短发女子揪住沈娆的脸蛋,扯了两扯,十指丹蔻,似是落在白雪上的红樱。

沈娆也不制止,抬眼看她,面无表情,“北北,你可以喊得更大声一点。”

程北嘿嘿笑了,她将手里的酒杯撂下,一把蹭住沈娆的小细腰,压低了嗓音问,“怎么样怎么样?爽翻了没有?据说小鸭子们都是八块腹肌的猛男,器大活好,一夜七次不是问题!”

“醒醒,拜托你醒醒!”

沈娆剜她一眼,想到自己挑的那只白斩鸭,压在她身上的时候她可是一块腹肌都没感觉到,猛个屁啊!

“好了,别欲求不满了。下次姐帮你把关,包你回味无穷乐不思蜀飘飘那个欲仙~~”

“北北,你正经点!你到底有没有认真听我讲?后面,后面陆予骞找来了啊,不是保镖,也不是秘书,是他亲自来的,他没让其他男人碰我一根头发,你说他是不是……”

“是不是什么?你又想听什么?”程北打断沈娆,脸色立刻冷了下来,“他陆大总裁百忙之中还亲自出马去捉你的奸,是不是因为紧张你?害怕你出事?还是无法容忍你被外面的野男人占了去?”

“怎么我还得夸夸他是吗?没直接让手下冲进酒店抓你的现行,闹得人尽皆知?我告诉你沈娆,他要是真对你上心,早就身体力行把你喂得饱饱的了!弄到你下不了床,你还能有余力跑外头偷吃?你若没顶着陆太太的头衔,你出去胡天胡地试试,看他会不会在乎……该醒醒的人是你!”

一个一个字,尖针一般扎在沈娆的身上,她白着脸低下头去,轻抚左手无名指上崭新的戒指,声音颤颤:“够、够了。”

她知道,她都知道的,不必这样恨恨地骂醒她。

她只是需要一个安慰而已,她实在太苦了,嘴里苦心也苦,所以想找糖吃,找来找去,就只找到了这么一块裹着毒药的糖。

可总比没有要好啊,就不能,就不能顺着她的意思往下说,给她一点甜头尝尝吗?

程北冷冷笑了,她眼尖,那么暗的包厢还是一下就觉出了不对。

沈娆的手被倏地揪起来,耳膜也跟着一疼,“这什么?陆予骞新买给你的?然后你又脑残了?我怎么不知道你这么好骗啊?一点不痛不痒的示好就让你想尽办法给他开脱?他有苦衷?他有难言之隐?他其实爱你爱得不可自拔可他偏偏就是要对别的女人好?娆娆,已经两年了,你回头看看自己过得是什么日子,自我麻痹也该有个限度!”

“北北……”

沈娆吸一口气,心肺闷疼得厉害,她想说这次不一样,程北并不清楚情况。

早上秘书季林将戒指交给自己的时候,她整个人都是懵的。

陆予骞已经先一步走了,沈娆根本不知道他是什么时候结的账,更不知道除了天价的‘深海之泪’以外,他还买下了第二件饰品。

但打开盒子,看到里头的戒指,沈娆还是惊讶了。

JEWELLERY专柜里,自己一直漫不经心地走来走去,唯独有那么几十秒的时间里,她站定在某一枚银戒前,怔怔地盯着看。

不是什么惊艳的设计,但和陆予骞戴在手上的那一枚很像,让她失了会神。

他怎么就买下了……

要是别的款式也就罢了,像那串镇店之宝一样,哄人的玩意,她看一眼,笑笑也就过了。

但偏是这个,他随意挑的么?

沈娆不信。

也有证据,沈晓柔偷拍那张双人照的时候,几乎贴到陆予骞身上去,他为什么不避?

原因很简单,那一刻男人分了心,他视线停驻的位置,其实一目了然。

他在暗暗关注自己,带了点大男子主义的霸道,她多看两眼的东西他就觉得她想要?

可是,笑容却怎么也止不住。

沈娆承认自己又被打动了。

是,这很没出息,她也知道。

有些事沈娆不敢细想,害怕到头来误会一场,伤的是她自己的心。

但戴上尺寸合适的对戒之后,她却隐隐有了点底气,陆予骞发那张合照,会不会其实是在惩治沈晓柔,替她出气?

和老公同框秀了一波恩爱,虽然口头上嫌弃这嫌弃那,但沈娆心里还是暗爽得不行的……

抬起头,程北却不见了,沈娆轻叹一声,她是听不下去,直接开溜了么?

包包和手机还在,不大可能。

——那就是去外面透气了。

沈娆由着她,自顾自抓起果汁,继续喝。

但等了十几分钟,还不见程北回来,沈娆就有些不安了,那丫头今天喝得有点多。

沈娆当即出去寻,想着程北没将手机带在身上,找她应该不容易。

但路过隔壁包厢的时候,沈娆下意识地透过虚掩的门往里瞥了一眼,不料却看到了一抹熟悉的纤影。

“北北!”

沈娆推开门,里头笑闹的一群人倏地安静下来,纷纷扭过头,看着她。

“哟,这不是沈大小姐嘛,什么风把你吹来了!”

沙发上的男人站了起来,嘴角挂着一丝痞笑,歪歪扭扭地迎到沈娆面前。

沈娆没有功夫搭理他,走近到这个距离她才看清程北是半跪在地上的,左右两个黑衣男人锁住她的手臂,烈酒凶猛地从她被掰开的小口灌进去,大半都被她呛出,淌得满地都是。

“你们在做什么?!”

沈娆低吼一声,三步并作两步向前,一脚踢翻那作恶的酒瓶,将人夺了回来。

程北倒在她怀里,几乎浑身湿透,毛衣的孔洞被酒水钻开,露出了内里白花花的肌肤。

沈娆连忙脱下外套包住她,程北的眼睛一直没有睁开,不知道是醉了,还是晕了。

纤细的五指慢慢收拢成拳,沈娆抬眸,瞪着站在阴影里的男人,牙关都咬疼了,“祁放!”

【强烈推荐】迟家大小姐在山村里养了十六年,忽然回c市了,不过很快就被人发现,这位大小姐的画风有些不对劲...

28元包月钜惠,全站小说随心看>>

有奖举报作品有害信息
关注“落尘文学”官方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长按可识别】
  • 红家欧尼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