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4 和我在一起,就真让你这样痛苦?

发布:07-07 22:59

“沈大小姐,好端端的生什么气呢。”祁放无辜地耸了耸肩膀,微微笑着,“我们和你朋友闹着玩而已。”

闹着玩?

沈娆看了眼被揉作一团丢在不远处的风衣外套,上面的纽扣全崩落了,有几颗一直滚到了墙角,足见他们从程北身上扒下这件衣服的时候,动作有多粗暴狠硬。

沈娆不敢想,要是自己再晚来一步,程北会被折腾成什么样。

她冷着脸把人扶起来,作势要往外走。

祁放却没有让开的意思,他朝身边的人使了个眼色,立刻有个小姑娘跑到门口,将门啪嗒锁上了。

沈娆被围在中间,眼底寒霜浸染,“祁放,你想干嘛?”

“不干嘛呀,沈大小姐,我们在开庆功宴呢,你看你能不能赏脸……”

“不能。”

沈娆冷冷地拒绝,她现在只想带走程北,为此她都不计较这帮人之前的野蛮行径了,就别再来招惹她了行不行?

祁放皱了眉头,有些纠结的模样,“可是,你朋友酒还没喝完啊。”

桌上两瓶伏特加,还剩一半多。

一伙人里又跳出几个作证的,叫嚷着程北跑错了包厢,还吐脏了他们老大的衣服,她是自愿罚酒的,总得有始有终吧。

这意思再明显不过了。

沈娆眯眼看向祁放,五官轮廓精致得简直无法挑剔,不愧是白舒的经纪人,这长相直接出道都没问题了。

所以,他是准备为了他的小公举,来整一整自己?

呵,早说嘛,绕什么弯子。

沈娆手臂泛酸,没法再支撑软成一滩泥的程北,她索性将人放到沙发上,扭头问道:“照你的意思,这两个酒瓶不空,我走不了?”

祁放仍是笑,答非所问,“我说听三哥说,沈大小姐的酒量非常好。”

沈娆眉心一沉,想着他把陆予骞搬出来是几个意思,不知道她忍到现在都是看在自己男人的面子上吗?

真是不知好歹!

沈娆点点头,一边拎起酒瓶,晃荡了两下,然后只听“啪”地一声,酒瓶在祁放的脚边四分五裂,玻璃渣子溅上男人的裤管,鞋袜一瞬全湿了。

“不好意思,手滑了。”

沈娆朝自己的指尖吹了口气,不痛不痒地轻弯薄唇。

“喂,你这女人太过分了吧!”

“我看你是故意的,找死啊!”

“我们老大请你喝酒,别给脸不要脸!”

在一片骂声里,沈娆又“手滑”了一次,于是,祁放的另一只鞋也湿了。

沈娆摊手,“现在我可以走了吧?”

人群立刻聚涌上来,黑压压的像是攒动的乌鸦。

“怎么祁放,我不喝不行?”沈娆皮笑肉不笑,“还是,你也想灌我一顿?”

“不敢,不敢。”

祁放抖了抖裤管,掉出来的碎玻璃反射的冷光,极似他眼底一闪而过的锋芒,但男人脸上的笑仿佛不会僵掉似的,一直挂着,顿了几秒他再次开腔,“沈大小姐,我其实只是想留你在这儿喝杯庆功酒,庆祝小舒上午新接的工作。从今往后她就是君山集团的形象代言人了,大家伙本来高高兴兴的,被你这么一搅……”

捕捉到某些字眼,沈娆神色一凛,立刻打断他,“你说什么?”

“嗯?看来你并不知道?总之,咱们以后就是合作伙伴了,见面的机会也会越来越多……”

耳朵里嗡鸣一片,沈娆晃了晃脑袋,眉心的“川”字皱得更深。

自家集团甄选形象代言人的事,她当然知道,就在今天。

但这结果是什么鬼?白舒当选?

沈娆闭上眼睛就想起前几日在公司碰到白舒的情景,那个女人得意洋洋地告诉自己她入围了初选,并且最后一定会拿下代言权。

其实以白舒目前的咖位,她完全没必要去抢这个位置,白影后之所以想挤进君山集团,无非就是为了膈应自己,沈娆都已经习惯了。

但当时她只觉得白舒话里那股稳操胜券太过好笑,论起身材外貌气质,她仅算中上水平,不知道她哪来的自信。

可没想到,白舒竟然成功了。

沈娆想不明白,一大票女星的角逐,父亲为什么偏偏中意她?

难道就因为她是星辉娱乐的艺人,而星辉娱乐的幕后大BOSS是陆予骞?他要卖女婿一个面子?

沈娆蓦地想到早上那通电话,当时父亲的态度,明明就很古怪,旁敲侧击着她和陆予骞的感情状况。

他在现场一定是听到什么了,白舒和自家老板那点见不得人的私事,绝不会密不透风。

但父亲最终还是钦点了白舒。

他说他心安了,一张作秀一样的摆拍照片就让他心安了。

呵,真是完美的时机啊!

陆予骞,你拿捏人心的本事会不会太好?

为了一个白舒,你做到这种地步,她要的你统统会给,她作天作地你一概纵容,可你将我置于何处?置于何处啊!

所以,这一切的一切都只是一个陷阱,自己却跳得那么欢,那么义无反顾。

程北有个词用得真贴切——脑残,她可不就是么!

沈娆倏地笑出声来,她笑得那么用力,整柱腰都弓下去,掌心抵在手臂上,细不可见地颤。

直到眼底泛起冰冷的潮意,沈娆才止住笑,她慢慢挺起背,眸光寒寂,像是看不见任何人,下一秒,女子粉樱般的唇瓣轻吐出一个字,“酒。”

祁放微愣,不解地“啊”了一声。

“不是要我喝吗?酒呢?!”

心脏被割着,一刀一刀,早已经鲜血淋漓,她痛,那痛凌迟着每一寸神经和骨肉,她急需酒精来麻痹自己。

转眼间,小半瓶酒下了肚,沈娆依旧是清冷自若的模样,一点没上脸。

她的酒量的确很好,相反陆予骞却弱得不行。

但他极少有喝醉的时候,两年时间里,沈娆也就碰上过那么一次。

那个冬夜很冷,沈娆至今不知道陆予骞为什么喝了那么多的酒,男人的外衣上全是未化的白雪,好看的眉宇皱成一团,因为脚下不稳,迷糊着还搭住了她的腰。

沈娆按下心头眩晕的悸动,跑去厨房给他煮汤。

回到卧室,就见陆予骞躺在床上,大掌遮住双眼,整副身子有些可怜地蜷着。

男人在打电话,低沉的声音里全是压抑的闷疼,口吻却比水还柔,“我快要熬不下去了……我真的很想你,和我说说话,好么?”

熬?

多锥心刺骨的一个字。

和我在一起,就真让你这样痛苦?

彼时,沈娆端着一碗解酒汤,飘零的浮萍般站在门口,静静地,被自己的泪水淹没。

辛辣的烈酒冲进喉咙,沈娆狠狠咽下去,自嘲一笑,怎么还在想他?

身后是祁放刺耳的笑声,“小舒,你到哪儿了?什么?心情不好不想来?别呀,我这边有好戏啊,保管你看了心情就好了!我先拍点让你过过眼瘾哈哈……”

其他人有样学样,也举起手机开始录视频,边录边笑。

沈娆由着他们闹,闹翻天都没关系,她买自己的醉。

忽然,祁放紧张兮兮地跑了出去,开门的时候差点跌倒。

门口像是站了个人。

【强烈推荐】“一年后,我们离婚,互不干扰。”一年后,别说是离婚,就连离床都没门。

28元包月钜惠,全站小说随心看>>

有奖举报作品有害信息
关注“落尘文学”官方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长按可识别】
  • 红家欧尼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