认亲

发布:09-05 16:38 | 2165字

翌日

天还没亮,乔青黛便醒了,日短夜长,天虽未亮,时辰确实不早了,院子里已经有人在忙碌了。

萃雨还没醒来,中了迷药不到午时怕是醒不过来的。

乔青黛开始在屋子练瑜伽。一个时辰后,萃溪带人进来了。

“萃雨姐姐怎的还不起?”

“出了何事?”乔青黛从床上坐起来,故作不知。

“萃雨姐姐还没起来。”

“去看看她。”

两个恭王府的丫头过去推她,“萃雨,萃雨,萃雨。”的连唤了三声,也不见动弹。小丫头以为她去了,探了探鼻息,“还,还有气儿。”

“姑娘,萃雨这是怎么了?”

乔青黛穿了衣服,过去看了看

“像是中了迷药,去找府医过来瞧瞧。”

梳完妆后,府医过来了,也说是中了迷药,拿了香熏了一下,萃雨才渐渐转醒。

……

正厅

府里各位亲戚都来了,府里的主子们也都到齐了。

乔青黛扶着萃溪缓缓前行,嘴角带着笑意,仿佛落入人间的神仙妃子。周围视线皆落在她身上,嫉妒的,怜惜的,好奇的……她恍若未闻,闲庭信步般上前行礼。

“这是那山里出来的野丫头?”

“哪里有这般漂亮的村姑。”

“不过是空有一副容貌罢了。”

“她娘当年可是京城第一美。”

周围声音不绝于耳,大概都没想到所谓的村姑居然是这样天人之姿。

乔青黛主位上坐的是恭王夫妇,愣了一下,蒙国入侵,想必近日国事繁忙,这个时候恭王还能留下来等她来认人可见这是给足了乔青黛面子。

难怪昨夜有人要放迷药呢,还单让她一个人中药,不就是想让世人以为她懒,她不敬公婆,不敬祖宗么!

世子爷卫国出征,未进洞房,世子妃就气的不去认亲,不清楚的还以为她对皇帝不满呢!

下首的肖侧妃一身绛红色侧妃常服,衬的她格外雍容大气,若是在场就她一个,那她肯定是最亮眼的,偏偏上头有个正妃压着,还有这个充满灵气的世子妃,肖侧妃那样子显然不够看了。

自肖侧妃看到乔青黛,她那双眼便像萃了毒一样。她斜眼瞪了一下身侧的人,那婆子猛的一颤,低着头不敢言语。

这些小动作被乔青黛尽收眼底,她无意与这些牛鬼蛇神挣什么,若是给她一亩三分地让她守着,她自然是乐的当个好媳妇,可若是把她当病猫,一进门就迫不及待的使幺蛾子,她不介意陪着这些人好好玩玩。

“媳妇给父王母妃请安。”乔青黛恭恭敬敬的行礼,然后递上茶盏。

“快快请起。”恭王妃笑着说到,“来的这样早,刚听闻你那头请了府医,可是身子不爽力?”

下头的肖侧妃心里咯噔一下,她捏着手帕盯着乔青黛。

“青黛身子没事,是儿媳的陪嫁的丫鬟出了事。”

“丫鬟病了?”恭王妃问到。

“不过是个丫鬟病了,世子妃还是先认人吧,王爷等着呢。”肖侧妃凉凉的说到。

乔青黛看看肖侧妃,又看看恭王,又看了看恭王妃,一副敢怒不敢言的样子。

肖侧妃见她这翻姿态,手捏的紧紧的,恨不得上前撕了她,这一直是她惯用的伎俩,如今被人学了,叫她如何不气。

“怎么回事?”恭王问到。

这个儿媳妇是恭王妃亲自挑的,虽然传闻不太好,恭王妃的眼光还是信得过的,至少从姜呈衍出征到现在,她的表现还算令人满意,要放在其他女人身上早闹的鸡飞狗跳了,当然也不排除这个儿媳心计深沉。

“府医说是中了迷魂药。”乔青黛说到。

“嘶~”这话一出,在场的人都惊住了。

“早上在窗户上看到一个小孔,想必那迷魂药就是从那里吹进去的,昨儿那丫头是睡我屋里的矮榻上的,偏巧我偶然得了个鼻烟壶,就挂脖子上的,昨个夜里,鼻烟壶就在头边上,所以我没什么大碍,可怜那婢子这会儿头还疼着。”

只见恭王夫妇脸色越来越难看,周围人也一脸不可思议,只有肖侧妃吓得手搅着帕子。肖侧妃身后一男子见此情行,阴鸷的目光在肖侧妃与乔青黛身上来回逡巡。

恭王看肖侧妃那作则心虚的样子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这人说是恭王妃求来的的,可这婚是到底是太后赐的,若是认亲之日传出新媳妇不敬公婆,这不是在太后脸上甩巴掌吗?尤其是还牵扯姜呈衍没进洞房直接出征的事,只怕到时候闹起来,连陛下那儿都不好交代。

恭王知道府里这个侧妃是个不安分的,因为某些原因,他一直睁只眼闭只眼,可他没想到这个女人在他儿子大婚的日子就忍不住兴风作浪。

犀利的眼神,扫视着下首的那个女人。

“这些年侧妃当家辛苦了,往后就歇着吧,过会儿本王会进宫让太后指两个嬷嬷过来代劳。”说着又转头对乔青黛说到,“到时候你也跟着两个嬷嬷后头学。”

乔青黛没想到恭王如此速战速决,周围人也都若有所思的看着肖侧妃,不审问直接定罪的作风在恭王府还是头一遭。

“治家不严是妾身的疏忽,不知世子妃的丫头是哪一位,到时候还带来给妾身见见,也好给她压压惊。”肖侧妃跪了下来,朝乔青黛行礼。

乔青黛打量着跪下来的这个女人,心道好一个心机深沉的肖侧妃,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要给她的丫头压惊,这哪里是赔罪,分明是示弱埋汰她呢。

“素闻肖侧妃是个治家的好手儿,可好马也有失蹄的时候,今个儿认亲我若是迟到了,那可就是在懿旨上动刀子,想必这其中厉害关系侧妃也是明白的。”

乔青黛将她扶了起来,“如今呢,我也没出什么事,不过是波及了个陪嫁丫头,父王既然已经处理了,咱们还是照父王的意思来做。至于赔罪一说,侧妃还是休要再提,以免伤了一家人的和气。”

肖侧妃嘴动了动,正酝酿着该怎么将她的话堵回去时,却见乔青黛又巧笑嫣然的说到,“当然了,侧妃娘娘若是放不下这掌家的权利——”话只说一半,然后似笑非笑的看着肖侧妃,肖侧妃被她看的心里发慌,“世子妃这是哪里的话。”不该说的话就这样脱口而出。

直到一行人出了正厅,要往祠堂去,她才恍然大悟,自己今天被那丫头给耍了,喉咙里像是吞了苍蝇咽也不是,吐也不是。

【强烈推荐】“少爷,少夫人今天把影后打哭了。”男人皱眉:“又打架了?不像话!手疼不疼?”

28元包月钜惠,全站小说随心看>>

有奖举报作品有害信息
关注“落尘文学”官方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长按可识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