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3章 虎口谋食啊,大哥

发布:10-17 10:53 | 2628字

这冷冰冰的冬日里,零点刚过,网上就倏地炸开一条热搜新闻,众网友们捧着瓜子,隔着屏幕欢聚一团,进行友好慰问。

有关“世恒集团副总王强性丑闻”的新闻,短短两个小时,就荣登榜首。

网友们熬夜吃瓜,小视频和照片满天飞。

这是寒凉冬夜少见的善意与温存。

狂欢的一夜结束,黎明到来,网友们本以为事情告一段落。没想同一主人公就以“涉嫌刑事犯罪,现已被警察带走调查”的新闻再次席卷吃瓜狂潮。

一瓜接一瓜,全国各地饱受生活困难折磨的网友们,从资本家那里感觉到过年的气息。

当然——

网络上的狂欢,丝毫没影响到始作俑者,以及掀起这浪潮的某当事人。

*

雪下了一整夜,城市银装素裹,积雪厚重,目之所及皑皑一片。

城川医院,住院部。

司笙带着一身风雪走上五楼,轻车熟路地抵达病房门口。

刚停驻,就听得病房里传来的说话声,年迈苍老的声音和低缓有力的声音,高低交错,断断续续,在这吵闹而繁忙的医院里,透着几分宁静安和。

怀揣着某种疑惑,司笙将门给推开。

VIP病房,单人间,不算大,一眼可见全貌。

病床上躺着个老人,年过七旬,头发花白、稀少,因长期病痛折磨愈显苍老憔悴,今日却少见的有几分精神。

一旁站着个男人,背对着门的方向,肩宽体阔,身形颀长,着一件黑色长大衣,衣服平平整整的,一道道线条笔直往下划落,洒落凌厉气息。

听到推门动静,两人皆是抬眼看过来。

司笙眼睑掀起,本是随意一瞥,目光却定在男人身上。

他微偏着头,额前碎发打在眉骨,有阴影垂在眼眸里,眸光细细碎碎的,却藏着涌动暗流。

眉目如画,挺鼻薄唇,轮廓深邃。同多年前的记忆相比,他的模样愈发成熟硬朗,岁月沉淀赋予他别样的魅力,气场往里收着,沉稳而内敛。

依稀透着熟悉。

“你怎么在这儿?”司笙将心中疑惑脱口而出。

望向她的眸色一深,凌西泽面不改色,“探望你外公。”

“……”

任凭司笙脑洞再大,也无法理解他的脑回路。

就算有旧情,过去那么多年,揉巴揉巴的,早就稀碎了。

无端想起昨日的热饮和暖手帖,司笙轻轻皱了下眉,往里走了半步,顺手关上门。

易中正半躺在床上,看看凌西泽,又看看司笙,仿佛瞧出些许端倪来,他便出声打破这病房宁静:“你朋友?”

“……嗯。”

司笙随口应着,走过来,把手中的两支非洲菊给塞花瓶里了。

给易中正请了护工,病房里的花是定期换的。今儿个的百合花刚换上,花苞和盛开的花各掺半,摆得漂亮好看。她这一手往里塞,生生破坏其美感。

易中正:“……”

凌西泽:“……”

“好端端的,你买什么花儿?”易中正眉心皱得紧紧的,为外孙女的审美能力发愁。

“挺好看的,顺手买了两支。”

易中正一愣,意识到什么,“坐地铁来的?”

地铁口到医院的那一段路上,倒是有一家花店。平时司笙开车来的话,是直接开进医院的,只有坐地铁才会路过花店。

“雪太大,车不好开。”

司笙往后退了一步,瞧了几眼不美观的花瓶,没太在意,转头问易中正,“吃早餐了吗?”

“我用不着你操心。”易中正板起脸来,忧心忡忡的,“倒是你,吃了吗?”

“吃了。”

司笙答得从容自在,却避开了易中正的视线。她往旁一看,瞧见一个大果篮,以及椅子上的好几袋补品。

拿起一个苹果,司笙侧过头,同站一旁的凌西泽问:“你买的?”

苹果递到嘴边,她张口就咬。

这一咬,却落了个空,两排牙齿砸了下,震得慌。

凌西泽面无表情地将她手中的苹果给抄走了,动作迅速利落,她慢了一秒才察觉。

司笙挑着眉看他:“……”虎口谋食啊,大哥。

微垂下眼睑,凌西泽打量着她。

不似昨晚般狼狈敷衍,她今日穿着黑色呢大衣,里面是一件白色高领毛衣,脚踩高跟长皮靴,身材高挑,气质懒散而优雅。

头发用皮圈扎起,不紧实,松松垮垮的。化了点淡妆,本就精致漂亮的面容,更添生动点缀,艳丽不俗,足以惊艳这一场冬日初雪。

因为吃瘪,眼角眉梢染上些微挑衅,衬得整个人鲜活而明亮。

日光灯的光线倾泻在眼里,眸底的光浮动流淌,双目摄人。凌西泽不动声色,淡声说:“洗了再吃。”

“对,要么洗了再吃,要么就直接削皮吃。”

易中正附和着凌西泽的话,同时教训着司笙,“你这糊弄自己的性子也该改改了。白长这么大,连照顾好自己都不会。”

“行行行,我削。”

司笙点头应声,不跟重病在床的老人家计较这些小事儿。

不过,从凌西泽手中夺回苹果时,力道有些重,别有深意地睇了他一眼。

凌西泽泰然处之。

*

病房气氛融洽。

司笙坐在椅子上低头削苹果,四指握住刀柄,拇指抵在刀刃一侧,苹果皮自然流畅地剥落,一圈一圈的。

凌西泽在陪易中正聊天。

这个少言寡语的男人,在易中正跟前,话题倒是不少。一个接一个地抛,从病情、医生打开话匣子,之后天南地北的话题,什么都能聊。

易中正也难得有这么多话。

司笙搭不上几句,也懒得多说。

整张苹果皮剥落,司笙手中红彤彤的苹果只剩果肉,白净圆整。

她刚想吃,就听得易中正说:“给西泽削一个。”

司笙:“……”

“她先吃。”

简简单单三个字,倒是显得他的宽厚和修养。

司笙暗自磨牙,冲他扬眉一笑,把手中的苹果递过去,“得嘞,您吃着。”

有一缕发丝垂落下来,司笙抬手将其往耳后拨弄了下,葱白如玉的手指,骨节分明,在莹润白皙的左耳上划过,有一种淡淡的撩人风情。

凌西泽看得顿了两秒,才将苹果接了过去,道谢时,唇角的弧度弯了弯,似是愉悦满足。

司笙没注意到,又拿了个苹果。免得被说厚此薄彼,这次是给易中正削的,她还特地将果肉切成小块放盘里,插上牙签。

到第三个,才给自己。

这一番功夫下来,饿都饿饱了,司笙小口吃着,偶尔听他们说几句话。听到病情时,司笙眼睑微微垂着,有点心不在焉。

她自幼同易中正相依为命,就这一个亲人。长大后走南闯北的,同易中正相处时间不多。直至这两年易中正生病,才时常待在封城照顾他。

两年时间一晃而过,易中正的病情反复,这段时日有恶化倾向。

虽然做好了心理准备,不过偶尔提及,心里多少会不舒服。

不知过了多久,司笙的手机铃声接二连三地响起,她几番摁掉,最后不耐烦地瞥了眼消息,还是站起身来,“我得走了。”

“又去做什么?”易中正语气倏地沉下来。

“工作。”

“我跟你说,别去做那种打打杀杀的事,我送你去习武,是让你防身自保的,不是让你谋生路的——”

手指一摁眉心,司笙打断道:“我知道。”

易中正蹙眉,还想再说几句,便听得凌西泽说:“她现在的工作很安全。”

出乎意料的,有凌西泽的保证,易中正倒是放下心来。

司笙意外地看了凌西泽一眼。

这时,凌西泽视线扫过腕表指针,也表示该走了,并承诺下次再来看易中正。

易中正对他很满意,笑着应了。

凌西泽一侧身,便自然而然地同司笙说道:“走吧,我送你。”

“不……”

司笙刚想拒绝,却感觉到易中正威胁的视线看过来,微微一顿,她识趣地把话给咽了。

【强烈推荐】他说:你身上有尸臭味。她说:你身上有铜臭味。旁人说:你们臭味相投,正好一对!

28元包月钜惠,全站小说随心看>>

有奖举报作品有害信息
关注“落尘文学”官方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长按可识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