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居然没有掀桌大闹?

发布:10-17 10:58 | 1965字

至少这世上,还有一群人没有任何理由的,默默的喜爱着她。

姜绾关掉微博,沉默了片刻,打开原主的QQ通讯录,找到了姜芷雪口中的小琪。

小琪也是一中的女校霸之一,一直是她的跟班,这一次却和姜芷雪联手把她坑了。

如果记忆没出错,原主昏迷之前中药的那杯鸡尾酒,正是小琪递给她的。

【小琪:绾绾你没事吧?昨晚姜芷雪打电话问你在哪,我怕你出事,她毕竟是你妹妹,我就告诉她你房间了。】

【小琪:绾绾你回去了吗,咱们今天去XX酒吧怎么样,陈姐好长时间没见你了。】

姜绾看完消息,原主通讯录上称得上朋友的人少得可怜,基本上都是一些狐朋狗友,有的听说她要参加《交换人生》,居然让她帮忙要水果台主持人签名。

她挑了挑眉,眼底掠过几分凉意,敲了几句话回复,就关掉了手机,躺到床上。

一闭眼,眼前就充斥着天旋地转的扭曲人影,她似乎嗅到了浓烈的酒气,将她死死的包围,铺天卷地的绝望渗透她的四肢百骸。

*

早晨六点半,姜绾身体的生物钟已经迫使她睁开眼睛,看了眼手机上的时间,她不由愣了一下。

2019年7月17日。

她记得,她回姜家的时间是15日,换言之,她不是睡了一天,而是睡了两天一夜,从重生到现在,她才算踏实的睡了一觉。

只是,整个姜家没有任何人前来将她叫醒,甚至没有人来房间送饭。

今天,就是参加《交换人生》的日子。

姜绾洗漱之后,坐到化妆台前,盯着自己头上盘旋的粉色卷卷毛毛爆炸头,心中万分怨念。

——这种发型真的没有突破人类极限吗?

想到自己短时间内也没办法改变头发的颜色,她挑了挑眉,在化妆桌上划拉了一下,找到一只还算简洁,没有镶钻,没有粉色蕾丝的银色发卡,将已经长到遮住眼睛的刘海别了起来。

——为什么原主自诩为不良少女校霸,还偏偏喜欢这种粉色蕾丝小公主的装饰品?姜绾不懂。

把自己化成个鬼的烟熏妆,是用来恶心姜父和继母的吗?

这表达叛逆的方式还真是特立独行。

她在房间找到之前囤积的一份面包叼到嘴里,感觉自己空空如也的胃终于被安抚好,才重新坐回化妆桌。

清洗干净的一张脸,堪称完美,让姜绾自己都恍了恍神。

这张脸,与上一世的她有两三分神似,却又耀眼的太多,好像天生就该是镜头下的宠儿。

年轻的脸庞正是女孩子肌肤状态最佳的年纪,如今没有任何妆容,肤色白皙无暇,嫩的仿佛可以掐出水来。

镜子中的少女雾眉修长如墨画,鼻梁挺翘又精致,娇嫩的双唇是恰到好处的绯红,弯起诱人的弧度。

最惊艳的是那一双明亮又剔透的眸子,黑白分明,顾盼流转之间,仿佛盛着漫天星辰,灿烂而耀眼。

真好看。

好看的她自己都要爱上自己了。

姜绾遗憾的叹了口气,拿起化妆刷,按照原主平时的样子,给自己画了个差不多的浓妆,或许是因为将头发撩起,她仍旧比起平日顺眼了不少。

将房间里收拾好的行李箱打开,果然,里面全是一些零食和化妆品。

很好。

有零食吃,她多久没吃到零食了。

她在房间里翻到一本书和一个小笔记本塞进去,都是新的,一看就知道根本没有用过。

想了想,又把本子拿了出来。

“绾绾,下来吃饭了。”敲门声响起,是白雅梅的声音。

白雅梅之所以没有让佣人上楼叫自己,只能说明一个问题,《交换人生》节目组的人,已经来姜家了。

姜绾等到白雅梅敲门的声音第三次响起来的时候,才缓缓的起身开门,靠在门边,姿态散漫随意,揉了揉散乱的粉色头发,声音清越。

“一大早的扰人清梦,白雅梅,你是不是很想让我尽快离开姜家?”

“绾绾,你又在说什么,都是阿姨不好,阿姨看你前天一晚上没回家,也没吃什么饭,做了你最爱吃的小笼包和豆浆,你快趁热吃早餐吧。”

白雅梅窘迫的搓了搓手,露出和蔼的笑容,让开身子。

只是,她看似不经意的话,已经暴露给节目组一个信息:姜绾前一天晚上彻夜未归。试想,什么样的女孩子会彻夜不归呢?

她身后,是架着一台全方位摄影机的男子,在她的记忆里,是之前来拍VCR的人,胸口贴着水果台工作人员的标志,将姜绾漠视他人的这一幕完完整整的录了下来。

姜绾直呼白雅梅的姓名,而白雅梅却叫姜绾“绾绾”,这对继母和女儿,一下子引起了节目组的兴趣。

姜绾越过白雅梅,扫了一眼餐桌上的早餐,热气腾腾的小笼包散发着一阵诱人的香气,她眼睛亮了亮,没理会白雅梅,虽然很饿,但吃饭的动作也不着急。

慢斯条理的吃完一个包子,姜绾就抬起头,对着白雅梅露出洁白的牙齿,笑的冰冷。

“我怎么不知道你还会做小笼包,还特意包了芹菜猪肉馅的,你是不知道我最讨厌芹菜?”

原主最讨厌的蔬菜就是芹菜,若还按照姜绾本身的性格,吃一口芹菜,说不定会掀翻整个桌子,将整个姜家闹得鸡犬不宁。

恐怕白雅梅的目的,就是让姜绾在所有人面前失控的发火。

而现在,她光明正大的告诉白雅梅她讨厌芹菜,反倒让白雅梅有些发愣,连忙道:“是阿姨让刘妈包的,她不知道你的口味,阿姨让她重新——”

“不用了。”

姜绾淡漠的抽出桌上的餐纸,细致的擦拭手指上并不存在的灰尘,动作过分的优雅,让白雅梅的瞳孔忍不住缩了缩,心中升起一丝恼火。

这个丫头,今日居然没有掀桌大闹?

【强烈推荐】他说:你身上有尸臭味。她说:你身上有铜臭味。旁人说:你们臭味相投,正好一对!

28元包月钜惠,全站小说随心看>>

有奖举报作品有害信息
关注“落尘文学”官方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长按可识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