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掉进豆子窝

发布:11-17 16:33

青豆、黄豆、绿豆、毛豆、土豆、豆苗、豆花、豆叶……

自己叫豆娘?

颜如玉醒来三天了都还对这个身份严重不适应,她这是掉进了豆子窝了。

天知道她对“豆”字有多痛恨。

八零后的颜如玉,名牌财经大学毕业,进入都市一家进口4S店做财务,用了五年时间从一个小会计爬到了财务总监的位置。

她名不符实,身高一米六,体重三位数整,脸型大众化,只不过名字特别有意思。

所以不见其人只闻其名的时候误会很深。

其实,她比窦娥还要冤枉。

拼不了爹妈的她一直在拼命。

智商不是拔尖的,又是生在农村。

打小的时候懵懵懂懂的,乡村教育又跟不上节奏,等她好不容易考上县里的初中,才发现输在了起跑线。

同学们都会拼英语单词了她还在读ABC,一向小学拔尖的她一坐在这个教室里自卑至及,那点点骄傲被打落到了尘埃里。

第一次英语考试一百分考了五十八,她差点以为自己不行。

看着身边的同学谈笑风声,没有谁在意角落里的她在伤心什么,她突然间又觉醒了。

不就是英语吗,她拼命还不行。

别人七点起床她五更点就起来在走廊下读英语。

期末考试后,翻了身,考了九十八分。

没有什么不可以,只是自己不够努力。

那一时刻起,颜如玉就将自己缩在了一个壳里。

外人看到的是一个平凡的小女生,没人知道她内心有多大的爆发力,她认定的事就一定要做,做就会做出好结果。

从初中到高中到大学,一直到这个4S店里工作,别人用八年十年的时间都爬不上去,她却后来者居上一步步爬到了财务总监的位置。

她付出的也绝非常人眼中的东西,而是拼命努力。

为了接受一次厂家的“飞检”,颜如玉带着同事们整宿的盘点,然后自己又将电脑带回家去检查清理,天亮时洗把冷水脸匆匆驾车赶往4S店。

从停车场路过那家早点摊时,被上面:“自制豆浆三元一杯”的香气吸引, 这才惊觉两顿没有吃饭她刷了微信取了一杯。

谁知道,三元的自制豆浆就要了她的小命。

听到厂家的人到了,她一激动连忙站起来去迎接。

腹疼、呕吐、头晕,来不及喊人她就栽倒在地上,是头着地,最后被送进了急救室,模糊中听到了一句话:豆浆中毒,摔地上时头部受了重伤……

那一刻颜如玉心里的绝望无以复加,她拼的这条命最后只值三元钱。

她想要是能活下去,这辈子一定和“豆”字绝缘。

谁知道,上天倒是给了她一条活路,却是在异世变成了一个农家小女孩,掉进豆子窝的小女孩子。

穿过来的她是颜家最小的孙女,带豆的名字都取完了,只得娶一个豆娘。

之所以和豆有着深深的情节,皆因为颜老爷子是卖豆腐的。

老爷子叫颜青山,今年六十有二,依然每日里早出晚归挑着一挑豆腐担儿挨家挨户走街串巷。

老太太姓李,看起来挺老实的,一辈子也没个主意,反正老头子说东她不敢往西,老头子让逮鸭她不敢逮鸡。

夫妻二人育有三子三女,三个女儿先后都出嫁了,三个儿子也娶妻生子。

大儿子颜定江,脑子比较好使,嘴也利落,在巨石镇上人缘挺好的;媳妇王氏倒是和他很般配,都是能言善辩的主。只有她说的没有你说的份。

生了三个儿子一个女,青豆黄豆绿豆和豆花,最大的十四岁,最小的八岁。

二儿子颜定海却是又懒又奸滑,结果娶个媳妇罗氏没好到哪里去。

夫妻俩唯一好在造人有优势,三年抱俩,一共生了四个儿子,土豆毛豆葫豆豆苗。

老三颜定溪娶妻肖氏,却是老实巴交的,最让他担心的是生了两个女豆叶,豆娘。

生豆娘的时候老三媳妇还伤了身体,估计着以后都很难有生养了。

这个人丁兴旺的大家庭家当却很少,六个房间加一个厢房,一间厨房主间茅房,茅房里喂的那头大肥猪就是最大的家当。

据说田也是佃的,一共有十亩田土。

当家人是老爷子,管钱的是李氏,管账跑腿的却是颜定海。

晚上推磨添磨都是轮流来,一日三餐煮饭也是三个儿媳当差。

只不过,谁煮完饭交接的时候一定要将灶房的柴火堆满,水缸也要挑满才行。

这大约是家庭公约吧,让颜如玉纳闷的是儿大女成人,老爷子为何还自己挑担子,是舍不得放权还是不放心那点银两什么的。

“天又下雨了。”凌晨的时候,颜如玉被外面的打雷声惊醒,却听见颜定溪夫妻小声的说话声。她原来是和堂姐豆花亲姐豆叶住一起的,因为前几天跟着她俩去河边洗衣服时掉进河里发高热将这对夫妻吓坏了,抱到身边照顾着了几天几夜才醒过来,只是他们永远不知道,这个八岁的壳里是装着一个成年人的心。他们的豆娘到底还是被那场 高烧给夺了命:“明天爹还去卖豆腐?”

“做出来了不卖就亏本。”颜定溪叹口气:“大哥不屑,二哥不想,我是不能,没一个帮得上忙,真正是想想都生气。”

肖氏不吭声。

“去年爹就和我们说过了,看谁来接过他担子,也说了要么轮流来,结果大家都说不是这块料,颜豆腐的生意做了这么多年了,换了人怕卖不掉。”颜定溪道:“爹当时就气着了,之后没再提这个事儿。我看着爹也是挺累人的。”

“六十多了,还天天挑这么多出门。”肖氏道:“这个家也全靠最卖豆腐支撑,若不然,早就……”

垮了两个字到底没有说出口来,怕男人忌讳。

“这个家爹就是顶梁柱,他要是有个三长两短……”颜定溪又是一声叹息:“这个家早晚也得散了。”

散了好啊,各过各的,也省得捆在一起动弹不得,搞得她来了几天都还稀里糊涂的,要什么做都是一脸的懵逼。

颜如玉就这样想着想着又进入了梦乡。

【强烈推荐】迟家大小姐在山村里养了十六年,忽然回c市了,不过很快就被人发现,这位大小姐的画风有些不对劲...

28元包月钜惠,全站小说随心看>>

有奖举报作品有害信息
关注“落尘文学”官方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长按可识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