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你也可以生病

发布:02-07 16:19 | 2264字
-A +A

“我路过高坎,看见地上有豆腐摔得稀烂,一只豆腐挑子在上面就觉得没对,原以为是颜大爷,我朝下面喊才知道是颜三哥。”夏梧桐道:“他说估计是腿摔断了一动就钻心的疼,他摔下去有半个时辰了,一直没人路过。是了,今天怎么是颜三哥去卖豆腐的?”

夏梧桐是里正夏家的儿子,他昨天去县上办事今天回来的路上遇上这事的。

颜定溪在离家一里路的一个叫高坎的地方摔到了坎下去。

颜如玉要和娘一起去看,却被奶奶吼住了,说她病才好去是添乱。

颜青山带着两个儿子连雨具都没有戴就冲出去找儿子。

“唉,真是撞鬼了。”李氏叹口气:“他难得孝顺一盘接过老头子的担子,结果老天爷都不让干。”

要是老头子去肯定就不会摔了!

颜如玉听着这话怎么那么不是滋味呢?

都说皇帝爱长子,百姓爱幺儿,结果李氏好像更偏颜定江,对下面的两个儿子都没有什么好脸色。

“怎么就摔了呢?”王氏眯着眼睛看向门外:“伤筋动骨得一百天呢,又要看大夫又要花钱,娘啊,老三他们这一房人怎么就给掉进了药罐子一样。”

颜如玉不解的偏 头看向她。

“看我干什么,你掉河里发高热,你娘非要闹着请大夫,花了一两银子呢;你娘也当真是大小姐,三天两头的睡床上干不了活,动不动又要请大夫看病,现在好了,连你爹这么一个强壮的都要吃药……”

“老大家的,你少说两句。”李氏叹了口气,她本来就有点烦了,儿子摔断了腿她还是心疼的,至于老三这一房人确实是她的心病:“你给一个孩子叫什么劲儿?”

“娘,不是我给孩子叫劲儿,我是觉得这日子这样过下去不行。”王氏继续上着眼药:“你别看肖清平日里病病怏怏的,人家一绣花绣手绢就百病不侵呢,经常熬夜干,煤油点灯用得不少,偏偏她卖的钱还是私房……”

颜如玉越听越觉得王氏这是在挑事了。

颜家女人们挣的钱是私房这是规矩,怎么到了肖氏这儿就不行。

“我就知道你眼馋她那两银子。”李氏瞪了她一眼:“有本事你也绣来卖啊,我绝不嫌弃你煤油点灯用得多。”

“不是,娘,我的意思是说,这一家子过日子就得齐心,看病用公家的钱,煤油用消耗公家的,绣的帕子卖的钱却是私房,真的是抠大家富小家啊。”王氏道:“娘,我们颜家一年不如一年,都是因为心不齐,他家一年看病都要两三两银子,我们家一个铜板都不会用的,不公平!

“大伯娘。”颜如玉听不下去了:“大伯娘,您放心,您要是生病看大夫了,别说两三两银子了,就是十两八两的奶也会掏钱给看,对不对,奶?”

“你这孩子!”李氏听着这话有些生气,当她开钱庄呢。

后又后出来了,这孩子是在怂王氏。

“你说什么呢?”王氏脸一黑:“小小年纪学得牙尖嘴利,你这是骂老娘生病不成?”

“没有啊。”颜如玉心道你还不是太蠢:“本来就是这个理,人吃五谷生百病,生病看大夫是正常的,大伯娘要是觉得我们家用钱多了,那你也生生病用同样多的钱就行了。”

见过争花戴的,没见过争生病的。

王氏瞪着眼睛想要骂颜如玉。

颜如玉却没理她,拉着姐姐豆叶去了灶房。

“这么大的雨,爷爷和爹娘大伯二叔都会淋湿的,我们给熬点姜汤吧,等他们回来暖暖身子。”颜如玉看过了,灶房里有老姜,只是不知道有没有红糖:“姐,你烧火,我来熬汤。”

李氏是跟着她们身后走过来的,正巧听到了颜如玉的吩咐,诧异的看了一眼。

“豆娘,谁告诉你姜汤暖身子?”以前年轻的时候每到下雨天她都会给男人准备。这之后男人淋雨的时间少,厨房的事交给了三个儿媳妇后她就没有过问了。她正有此意要来熬姜汤的,没想到这个小女孩却想到了。

“奶,娘说的。”反正肖清现在不在身边:“娘吃饭后要给爹熬点姜汤,对了,奶,有没有人去给爹请大夫?”

摔得不轻又在外淋了半个时辰,这次估计还真的花不少钱。

“请了请了,小小年纪倒也有孝心。”李氏见她在洗老姜拍老姜就觉得没自己什么事了,结果颜如玉问有没有红糖。

这要是在以往李氏才不会拿出来呢。

这次老头子和三个儿子都要喝,李氏转身去了正房间揭开罐子将一封红糖取出来送到了灶房。

这是什么红糖啊,漆黑的感觉。

“红薯熬的。”李氏道:“你可不能偷嘴,用一半,余下的拿给我放着。”

她又不是小孩子了,嗯,不对,是心理年纪不是小孩子,比这更高档更精致的糖她都吃过的,还偷吃你的红糖不成?

颜如玉将姜汤熬好盛起来,又洗了锅儿烧一大锅的水,刚做好这一切就听到门外闹哄哄的。

“爹……”豆苗带着妹妹跑出去看着被背回来浑身湿透的颜定溪眼泪一下就流了出来。

爹受伤不轻。

颜家一大家子各种忙碌。

换洗喝姜汤,然后静等颜定江将唐大夫请回来。

天快黑的时候,唐大夫总算是来了。

“老哥啊,你家还真是……”唐大夫和颜青山是老相识了,他特别喜欢吃颜家的豆腐,而颜家近些年每年都要来好几次,真正相互成了对方的常客。

“唐大夫,快请帮我家老三看看吧。”颜青山也很后悔,早知道就自己辛苦一些自己去了,老三忠厚老实点,结果却没有好运气。

腿断了,腰上也断了两根肋骨。

“这可真是受罪了。”唐大夫道:“我只能开点药让他先吃着缓缓痛,防防风寒什么的。接骨头这事儿你还得去找县城的朱大夫,他家是祖传的接骨术。”

唐大夫来的时候就听颜定江说了情况,自然是带了药,看完了要回镇上,颜青山挽留。

“不在你家留宿了,回头万一谁家有事找不着我就得耽搁大事。”看了看外面的天和依然下着的雨:“得给我搞一个大的火把才行。”

“我让老大送你。”这一次冒雨前来,唐大夫只收了两百文钱,说治不了骨头,找朱大夫才是花钱的大头。

“也好,送我回镇上,你老大就不用回来明天直接去请朱大夫。”看了一眼颜定溪:“要不然,就抬着你三儿子去。”

抬着去好像也不太现实,太远了,足足要走四十多里路。

“朱大夫医术好,诊费也不少,这么远的路程,少说你们也得准备这个数。”唐大夫伸出了一个手掌五指并拢。

五两银子?

【强烈推荐】听说,公主把天下第一美貌的国师给睡了,现在国师正到处找她要让她负责…

28元包月钜惠,全站小说随心看>>

有奖举报作品有害信息
关注“落尘文学”官方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长按可识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