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3】用情至深

发布:11-23 19:19 | 2051字

再度安抚了妻子,闻人泰伯的目光从那牌位上掠过,目光落在书架上,有异色闪过,在读书依旧只是少数人的特权的情况下,自己这个女儿有如此多的藏书,不得不说,当真是出乎预料,从这一点或许也可以佐证,女儿应该不是预想中那般穷困潦倒。

各种书籍分门别类,大半是经史子集,不少的杂书,包含话本、杂记、随笔、游记、传记,甚至是农桑,单看书名,除了一些偏门的,本身也的确没啥价值的,闻人泰伯大部分都看过,毕竟,比起闻人家的藏书,这些也不过是九牛一毛。

当然,还有一类书,是闻人泰伯基本上没涉猎过的,那就是医术,占的比重也相当的大,最为醒目的一套书,装在木匣函套中,函套看起来光滑细腻,不是打磨的原因,而是积年累月碰触形成的,足以表明它的主人对它的钟爱。

闻人泰伯伸手从函套上拂过,内心有一种说不出的复杂。

而那边,韩氏忍不住的打开了小草的柜子,东西亦如猜想中那般寥寥,旁边不过一尺见方的小桌,从上面摆放的东西来看,大概是梳妆台。

韩氏没法再看下去,不然她担心自己又会哭出来,急匆匆的出去了。

闻人泰伯随之出去,看着不住的用帕子摁着眼睛的妻子,无声叹气,妻子其实是大气爽性的女子,性情也坚韧,过去十多年,除开女儿丢了那段时间,怕是都没今日哭得多。

“要不要去看看女儿坐诊?”闻人泰伯建议道,“就远远的瞧着,不打扰她。”

韩氏再没有不同意的。

小草坐诊的地方是一家药铺,与药铺算是合作关系,药铺不算大,但是生意很好,以至于诊病都在药铺外面,桌子旁边还拉起了帷幔,而等候的人相隔的距离也比较的远。

找小草看病的人,男女老少都有,而这妇人尤其的多,半数还都是挺着肚子的,而这些人基本上都会进入帷幔里面。

不管是大病小病,她都足够的耐心、温和,轻言细语的安抚着患者的紧张情绪,使得原本焦躁的人,都在不知不觉间放松下来,给予她足够信任,似乎因为她,什么病痛都无足轻重,都无须担心。

韩氏跟闻人泰伯坐在不远处的马车上,马车从外面看倒是寻常不怎么惹人注意。如同他们这样的人,寻常是不会来这边的,阶层分明。

纵使韩氏对小草“伺候”这些三教九流很是心疼,但是,看到小草行事,心中也是柔软一片。“我儿别的不说,这品行当是没得挑的。”多了几分欣慰。

闻人泰伯认同的点头。

这般年龄,性情已经定型,若是真的长歪了,基本上就没有纠正的可能,如此,即便是心疼她,时间长了,情分只怕也会被消磨干净,指不定还滋生厌恶。

女儿能活着是大喜,能再见喜上加喜,品行还能出众,那就已经是别无所求了。

而小草这一忙,基本上就是一整日,眼见着已经酉时,倒是已经没什么人了,小草稍作休息的时候,才想起了还等着的便宜爹娘,中午也是他们着人送来的吃食,连带药铺的人一起,在诊病的过程中,小草也偶有提及,主要是针对一些特殊些的人,比如孕妇,交代她们日后一下事情,因此,不少人都已经知道,她爹娘找上门了,日后不会再坐诊了。

不管是药铺还是那些病患,自然都是万分的不舍,然而,他们没有留人的理由,还要道一声恭喜,毕竟,女子孤身求生存,着实不易。

小草与药铺的掌柜寒暄了一阵,临别了,掌柜还给她准备了一份小礼。

小草并未推拒,笑着接了。

出了门,小草径直往那马车而去,这停了大半日了,小草又不是个迟钝的,就算没见到里面的人,也该猜到了。

小草大大方方的上去了,没什么抵触。

韩氏又是一番嘘寒问暖,方才可是瞧见自家闺女又是捏后颈,又是捶腰的,一直忙个不停,肯定是累坏了。

小草倒只是笑笑,没怎么在意,忙是忙了点,但也不是日日如此,没什么要紧。

部分人瞧见小草上了马车,马车就算看着一般,那也不是普通百姓用得起的,不少人都知道她是孤苦一人,现在总算是苦尽甘来了。

有那个别恶意揣测的,也被旁人直接给怼回去,做人,最起码的良知还是要有,受了人家好处,还后背诋毁编排,简直猪狗不如。

回到小草那小院,简单换了身衣裳,就开始收东西,准备回闻人家。

要说小草的细软之类的少得可怜,按韩氏说的,都不用带,在来之前,她就已经给准备了一些,后面肯定还有更多,占大头的还是那些药跟书,书搬起来也快,就算是当主子的先回去,后面下人们也能很快收拾妥当,而那些药,小草想了一下,直接卖给之前的药铺,搬走之后,与那边说一声,他们自行来取就成。

小草站在香案前,瞧着牌位,静静的站了片刻,然后回身,“爹、娘,我可以将亭裕的牌位带回去吗?”

离了婆家,却还供奉着逝去丈夫的牌位,只能说明用情至深。

然而,在娘家供奉先夫的牌位,这算什么?

不过夫妻二人瞧着小草那安静的眼神,拒绝的话,如何也说不出口。原本就愧疚难当,有所接触之后,喜欢更甚,自然是她说什么就是什么,好好好。

所以,小草随着夫妻二人上马车,随身只带着点紧要的东西,重中之重就是牌位跟那唯一的“嫁妆”——林爹的心血结晶,医书,另外还有一个专用医用箱。

此刻韩氏再按捺不住的询问小草的过去,只不过带着几分小心翼翼。

相比起来,小草无甚芥蒂,她的过去,也没有不可对人言的东西,简单的几句话,就概括了前面八年,三四岁以前的,甚至没有提及,毕竟,正常人都甚少记得,后面的几年同样简单得不能再简单,以及在开平独自求生存,也是三两句话。

【强烈推荐】“少爷,少夫人今天把影后打哭了。”男人皱眉:“又打架了?不像话!手疼不疼?”

28元包月钜惠,全站小说随心看>>

有奖举报作品有害信息
关注“落尘文学”官方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长按可识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