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 一个疯子的女儿

发布:11-23 21:18 | 4307字

A国海城。

七月,刚刚入夏的天,就燥热的不行,好在这两年城市绿化做的不错,夏天刚刚来到,这座钢筋水泥铸就的繁华都市就好像被覆盖了五颜六色的色彩一样,俊秀无比,市中心尚且是这样,更加别说城郊了。

海城东边,望华山上坐落着一家面积十分大的精神病院,这里从上个世纪开始一直经营到现在,据说这是医药世家白家出资建立的。

不光占地面积大的可怕不说,这么多年来一直不断修缮,也因为冲着白家的名声,这里一年四季病患不断,成为了整个海城最好的精神病院,却也是最偏远的精神病。。

在望华医院内部,靠近后山的一个小院子里头,一道红色的铁门是连同医院和这里的唯一途径,所有医生护士都会自觉的避开这个地方。

这里住着一对母女,母亲已经疯了很多年了,女儿倒是正常,据说六岁就到了这里,每天听着病人的哀嚎声,恐怕也是个精神扭曲的主儿。

在这里住了很多年的老医生都认识这个女孩子,她每天早上会背着一个书包到山下的公益小学去念书,年年如此,一天不曾改变。

不过也有不少人时不时的能够看到她手臂上时常出现的伤痕,她的母亲已经疯了很多年了,自然会有控制不住伤人的时候,精神分裂,是顾不上哪个是她的亲人的。

十四年过去了,慢慢的他们也见不到几面那小姑娘了,所有人都理所应当的将她抛在脑后,甚至遗忘了这里还住着两个人。

可是今天,一辆黑色宾利停在了院子门口,吸引了所有医生护士的注意力,这样级别的车子过来他们这个被遗忘的小院子里头,肯定是要引起轰动的。

红色铁门内的小院子里头,这里被整理的十分整齐,院子里头的杂草都被拔干净了,两边整齐的放着四五个红色的三层铁架子,上面用筛子晾着不同的药材,幽幽的透出一股药香味。

两层的水泥楼房结构十分简单,一楼的客厅看的出来家具都是有些年头的了,可是却整理的十分整齐收拾的很干净。

唯一有些新的四十二寸液晶电视里,这会儿放着一则新闻。

“白氏药业大小姐白薇今从国际医药大赛归来,荣获第二名的成绩,让白氏药业打响了国际知名度,更是将传统中医药学……”

沙发边上的女人嘴里磕着瓜子,吐出来的瓜子皮落在了面前的垃圾桶内,女孩子面容白皙,五官精致无比,清灵的眸子里隐隐约约的透着不屑。

她每一个部位都如同被挑选了最好的雕刻拼凑起来一样,美的惊心动魄。

斜对面坐着的男人看了看腕上的手表,面色冰冷的看着对面的女人。

“二小姐,你到底跟不跟我走?”男人有些不耐烦的说。

从他进门到现在,已经整整二十分钟了,她不是在晒药材就是在看电视,话也没跟他说一句,这不是浪费时间吗。

白淽的视线从电视屏幕上收回来,上扬的眼尾勾出一抹妖娆的弧度,惊艳无比。

“是你们请我的,可不是我自己要回去的。”

男人冷不丁的被咽了一句,还真的是他们自己过来请她回去的。

白淽听着电视机里头夸赞白薇的一系列赞美词,差不多恶心的吐出来,将手上的瓜子扔在了茶几上,她起身站起来。

“福婶!”

从厨房里头走出来一个发福的中年妇女,憨态可掬的样子,腰上系着一条蓝色的围裙。

“白小姐,怎么了?”她问了句。

“我得出门一段时间,麻烦你好好照顾我妈妈,有什么事情记得给我打电话。”

“好好,我会的,你放心去吧。”

福婶是山下的村民,丈夫十年前去世了,自己也没有孩子,大伯将她从房子里赶了出来,这些年靠在医院里头打扫卫生养活自己。

白淽看她可怜,就带到了这里,专门照顾母亲,也做做一日三餐,让她出去采药的时候能够放心一些。

“你等着,我上去收拾点东西。”白淽说了句,跟着提起脚步上了楼。

男人蹙眉,女人举手投足间的气质斐然,连一句话都好像在命令一样。

白淽简单的带了几本书放在了黑色的箱子里,她走到隔壁房间门口的时候,拉开门看了眼。

里头一个女人背对着她,身上穿着白色的睡裙,嘴里唱着一首什么歌,很小声,脑袋随着歌曲的韵律开始摇摆,就算是简单的看着,也知道她并非正常人。

这些年她的病症已经好了很多了,可是却还是时不时的会发狂伤人或者是自残,需要常常有人看着。

白淽放下箱子走了进去,慢慢的蹲在了女人面前,抓着她苍白的手掌。

“妈,他们来接我了,你放心他欠你的我一定讨回来,我也一定会想办法治好你的。”

女人低头看了她一眼,嘴里还是唱着那支歌。

有一个姑娘,她等着远方情郎归来……

战火弥漫,她守在山丘上,看着远方,一直在等……

黑色的宾利从海城最边缘的地带驶进了市中心,最为繁华的地段,这里是地地道道的销金窟,纸醉金迷的地方,有着让人无比着迷的魔力。

白家的别墅坐落在最好的地段,纯欧式装修风格,奢华至极,不像是古医世家的样子,倒像是从海外归来的家族。

这里的占地面积很大,不过这栋别墅的背后,却还是保留了白家的老宅子。

偌大的客厅内,意大利手工制作的真皮沙发,头顶从二楼坠下来的水晶吊灯,周遭来往的佣人,低头整理了一块一块的糕点送出去。

白建禾一身笔挺的西装坐在客厅里头,他对面吊儿郎当翘着二郎腿的白旭看了眼,低头继续玩手机。

“怎么这么欢迎那个女儿回来,穿的这么正式,当年能扔出去,现在怎么还得敲锣打鼓的欢迎她回来了。”白旭毫不在意的说了句。

“你给我注意你的措辞,外头满满当当的可都是记者,你给我小心点,这话敢漏出去,我就打死你。”白建禾冷着脸说了句。

白旭哼了声,没说话,他可是从小到大只有一个姐姐,冷不丁的再给冒出来一个二姐算是怎么回事儿。

“小旭,记着你爸爸说的话,在外人眼里那是你从小就走丢的二姐,听到了没?”荀露霞从楼上走下来。

一身得体的旗袍裁剪得当,勾勒出女人保养姣好的身材,她这些年也花费了不少精力在保养上,这会儿四十多岁的女人看着就跟三十岁似的。

“知道了。”白旭不情不愿的回了句。

“问问阿勇,人带回来了没有。”荀露霞问了句。

白建禾看了看时间,算起来也应该到了。

下车的时候,迎接白淽的是扑面而来的闪光灯,记者蹲守在门前的位置,好像一拥而上的苍蝇。

“请问这就是白家走丟的二小姐吗?”

“有外界传言说你其实是白董事长的私生女,我说的对吗?”

“白家为什么在这么多年之后选择了将你接回来……”

阿勇护着白淽往大门过去,簇拥而上的记者死死地挡住了门口,保镖和保安艰难的开出了一条路。

终于进了院子之后,记者围在雕花铁栏门外,看着从客厅里头跑出来拉着白淽的女人。

她眼眶泛红,看的出来还带着激动,下一刻将女人紧紧抱进了怀里,一旁的白建禾拥着两人。

满满当当的一副久别重逢的感人画面。

“那还真的是白夫人生的第二个女儿,六岁的时候走丢了。”

“那小道消息估计也是乱写博人眼球的,不过能帮人家找到失散多年的女儿,也是好事。”

白淽被荀露霞牵着进了客厅,几乎是客厅门一合上,她松开了手,好像脱离什么脏东西一样。

她踩着高跟鞋过去坐在了沙发上,佣人端过来一杯清凉的果汁。

百建禾看了眼,走上前去看着面前笑容美丽精致的少女,“白淽是吧,你今年二十岁?”

白淽眼皮子挑了挑,看了荀露霞轻蔑的神色,走过去拿了桌上的纸巾,慢条斯理的擦着刚才被握过的手。

“对,原来白董事长也不是老年痴呆,该记得的东西还是会记得。”她慢悠悠的说完这句话,将手上的纸巾扔在地上。

荀露霞脸色一变,刚想发难就听到了边上白旭的声音。

“你以为你在跟谁说话呢,还真的是乡下来的野丫头!”

白淽眼皮子一挑,看了看那边的白旭,“就算是乡下来的野丫头也知道,男人穿的跟花孔雀似的,不是变态就是娘。”

白旭低头看了眼自己身上碎花的衣服,气急败坏的起身走过去,他这可是今年时装周的最新款,这个野丫头敢这么说。

“白董事长不管管吗,我要是被打伤了走出去,这私生女的说法,可就被坐实了。”白淽冷眼看着气冲冲过来的白旭。

在他胳膊抬起来的时候,白建禾开口说话了,“白旭,你给我过去。”

“爸!她对你不尊重,你还护着她!”

这个乡野丫头,长相的确是不错,可是伶牙俐齿的,让人讨厌。

他绝对不会叫这样的女人一声二姐。

“退下!”

听着白建禾不容置喙的声音,白旭不情不愿的退了下去。

看着对面异常美丽的少女,白建禾眼眸微眯,“从今天开始,你是白家二小姐,无论你想要什么都可以,但是只有一点,在外头的时候,别说不该说的话。”

白淽轻笑出声,“你以为我愿意要你的名声,现在可是你在求我,也是你的人忽然过去将我带过来的。”

“同样的话我不说第二遍,你以后的任何费用,都由白家负担,露霞,安排她的住处。”

说完这句话,白建禾走出了客厅,想必是为了去应付那些记者了。

荀露霞眯眼,看着对面女孩子完美无瑕的那张脸,恍惚间她好像看到了那个女人,气的牙根直咬。

“你给我记住了,别以为进了白家门就是大小姐了,白家只有白薇一个大小姐,你身上的那些乡野性子你给我收起来,否则我饶不了你!”荀露霞恶狠狠的说了句。

白旭冲着白淽翻了个白眼,他可是只有一个姐姐,没有两个,一个私生女都想当他姐姐。

别妄想了。

“云妈,带她去她的房间,一会儿白薇就要回来了,别忘了炖的汤,多做几个白薇喜欢吃的菜。”

云妈从厨房里走出来,擦着手对着白淽叫了声,“二小姐,跟我上来吧!”

“你叫谁二小姐呢!”荀露霞音量提高,“白家只有一个小姐!”

云妈急忙点头,“是是!”

白淽冷眼看着她跳脚的样子,面带嘲讽,“这称呼我也不喜欢,你以后换个叫法吧。”

在过来之前,白淽就已经想到自己的处境会是什么了,果不其然,荀露霞给她安排了二楼拐角一个原先堆放杂物的房间。

这会清空出来了,放了张床在里头,小小的窗户被窗帘遮住,这里头空气估计流通的不会太好。

“姑娘,你就住在这里,要是没什么可以告诉我。”云妈说了句。

夫人的性子本来就不好,这会儿更是被气的够呛。

“这里不错,谢谢你。”

她将行李放进去之后合上了房间门,这卫生间也有独立的,白家大手笔建的别墅,当然就连普通的杂物间都是最好的材质地板。

一个人住这里,但是也还算宽敞。

包里头的手机正好响了起来,白淽过去掏出来放在耳边。

“怎么样,我刚刚看到你顺利的进了白家,你这主意还真是不错,我们杂志社的报纸现在已经断货了。”

就因为那则白建禾疑似出轨,抛弃私生女和情妇的消息,整个海城都震动了。

白家可是国内传承医药学的大家,几乎垄断了所有中药市场,世代从医,白建禾这么多年也做了不少的公益。

医者仁心,在外人眼里,白建禾医术了得,家庭和睦,大女儿刚刚从医学院毕业就得到了国际大奖,小儿子也是优秀的很,这会儿在医学院里头攻读。

这样的家庭可谓是羡煞旁人,冷不丁的冒出了私生女的传闻。可不是搅动的这儿热闹起来了。

“你也不看看,是谁想的主意。”白淽将窗帘拉开,看着窗外刺眼的阳光。

“说吧,下一步怎么做?”那头的人笑了笑。

白淽嘴角勾起,五指挡住了面前的阳光,“明天一起喝杯茶,我想另外一个新闻,也得出来了。”

知道自己这个好朋友的性子,苏媚勾唇,“行,明天中午,我在星耀广场等着你,不过你今晚上可不会太好过,你那个继母,可不会放过你。”

白淽眸中闪过戾光,“正好,我也不会放过她……”

天道有轮回,什么人做了什么事情,总是要付出代价的。

【强烈推荐】相公,你不是个一穷二白的山里汉吗?你这个万人之上的身份是怎么回事?

28元包月钜惠,全站小说随心看>>

有奖举报作品有害信息
关注“落尘文学”官方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长按可识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