针眼儿

发布:05-31 17:14 | 1306字

老富挑了挑眉毛看着来人,是个女人,她身上裹着一件黑色镶金边的长袄,袄边几乎挨到了地上,而袄帽则将她的脸完全的包裹进去,让旁人根本无法看清她的相貌,

“怎么死的?”老富操着他那特有的乌鸦噪,张着满口黄牙的嘴问道。

“病死的。”是个老太太的声音,她一边说一边还低头咳嗽了几声。

“什么病?”老富向来喜欢追根刨底,这是他的规矩。

“体弱受寒而死。”老太太又止不住咳嗽了几声,这次她的身子有些站不稳,向后退了几步,好在她及时伸手扶住了桌子。

老富看着她不小心露出的那双骨瘦如柴,恍若死人般的的老手,不禁眯起了眼睛,他喜欢看到这种感觉的东西。

“尸体我傍晚会让人送来,这些给你。”老太太从包裹的严严实实地黑袄中递出了一个白色的包裹,老富伸手接了过来。

足足有五百两!老富轻轻一掂,就能感觉到里面的银两数,这也算是他长久以来练就出的。老富满意的将银两揣入怀中。

“我知道你店里有你店里的规矩。”老太太从那厚厚的黑袄中取出了另一个白色的包裹,道:“我唯一的要求就是用最好的布料。”说完,她将这个包裹也扔给了老富。

老富的脸上露出了满意的笑容,他的满口黄牙闪着肮脏的光芒,他的眼睛已经彻底眯成了一条缝。

傍晚。

一口棺材被准时运到了店里,老富伸出双手用力将放棺材的推车推动,朝着那间封闭的木屋推去。

木屋不大,摆设也简单,除了一张放供品的桌子,再就是一张放尸体的木床和木床旁的一把方凳,还有方凳旁放工具和布料的筐。

老富关上了木门,打开老太太给的第二个白包裹,里面放着一堆香烛和死人专用的元宝。老富从筐中取了一个火摺子将其中的一根香烛点着,放到了供桌上固定的铜盘中,又随手将几个元宝也一起放到了供桌上,紧接着取出了筐中的那壶珍藏的好酒,一仰脖子,几口黄汤立刻灌下了肚,老富顿时感觉浑身上下清爽宜人,一切都准备好了,可以开始了。

死者是个年纪轻轻的女人,看样子还未出阁。可惜,老富不禁摇了摇那个不太圆又有些偏大的脑袋。伸手拿起了那把专用的银制剪刀,他选的是两块上好的蓝色和黄色布料,他只须看一眼她,就能准确的裁剪出合适的尺寸,而且是分毫不差。

不一会的功夫,老富的衣服已经裁剪完,他伸手将衣服小心谨慎的套在那名女人的身上,紧接着又从筐中取出皮口袋,将其展开,各式各样的缝衣针瞬间呈现在他的面前。老富开始兴奋了,将衣服和死人缝在一起是他最喜欢做的事情,他拿起了被标成五号的缝衣针,兴奋的将白丝线穿进针孔中,以一个优美的姿势在丝线尾部打了个结。他慢慢地靠近了那名女子,打算先从她的脖子处下手,这是他长久以来养成的习惯。

缝衣针在距离脖子五寸的地方停了下来,老富感觉自己似乎有些眼花了,他伸手使劲儿地揉了揉眼睛。不是眼花,是真的!

缝衣针无声无息的跌落在地上,老富几乎从凳子上摔了下来,他清清楚楚地看到了那个女人的脖子上已经早有一圈缝过的,而且那的大小跟老富手中的缝衣针完全吻合。

这个世上会这种手艺的人只有老富一人,老富虽然会这种手艺,但是连他自己都无法将缝制好的衣服从死人身上扒下来,更何况还要保证这个死人的身上是完好无缺的。

那个女人浑身上下多处布满了,而且布满的位置跟老富的缝制手法一模一样。最关键的是,她的眼、鼻、口、耳也残留着……

只有死于非命的人才能用这种方法。

【强烈推荐】“王妃体弱,手无缚鸡之力,你们别让人欺负她!”暗卫看着徒手掀人天灵盖儿的某女:主子,您瞎啊?

28元包月钜惠,全站小说随心看>>

有奖举报作品有害信息
关注“落尘文学”官方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长按可识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