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别怕,我来了!

发布:12-20 17:56 | 2087字

“春眠不觉晓,处处闻啼鸟……”

孩童们朗朗的读书声从老旧的教室里传了出来。

裴芝潼举着书,在教室的过道里走来走去,带着孩子们一遍遍的朗诵着。

阳光透过窗户照进来,照在裴芝潼晒的有点发黑的脸上,好像镀了一层金光。

感觉裴芝潼都在闪闪发光一般。

“这句话的意思呢,就是说……”

裴芝潼给小朋友们解释着诗句的意思。

突然地面剧烈的晃动了一下,屋顶也摇摇欲坠。

裴芝潼顿了一下,定住了身子。

然后就大吼了一声:“孩子们!快往外跑!!”

川渝地区,现在正是地震高发的季节。

孩子们都一窝蜂的往外面跑去。

老旧的房子摇摇欲坠,仿佛随时会倒下来一般。

“砰”

一声巨响,一半的屋顶塌了下来。

裴芝潼抓起年龄最小的两个孩子赶紧往外跑去。

刚跑到操场上,还没来得及喘口气,就听一个女孩子哭着说道:“裴老师,王甜甜还在里面!”

裴芝潼一听,头一下转过去看向了教室。

王甜甜的座位,正在屋顶塌倒的那一块。

震感还在继续。

教室已经快塌了。

裴芝潼来不及考虑那么多,嘱咐孩子们不要乱走动,又往教室里冲去。

来到王甜甜的座位旁,看到王甜甜背上压着砖瓦,人已经昏迷了。

她赶紧把王甜甜从砖瓦堆里抱了出来。

一个强烈的震震过来,一个砖砸在了裴芝潼的脑袋上,裴芝潼一个重心不稳,连带着王甜甜一起摔倒在地。

“裴老师!快出来!房子要塌了!”孩子们在外面声嘶力竭的喊着。

裴芝潼感觉头有点晕,眼前的东西都是重影。

她甩了甩头,使劲的眨了眨眼睛,好让自己能看清一点。

她看了一眼后门的方向,一咬牙,抱着王甜甜往后门冲去。

就在要出去的时候,水泥做的门梁砸了下来,裴芝潼腰部以下都被压在了下面。

她痛苦的叫了一声。

脸也痛苦的纠到了一起。

她试图把腿抽出来,但是完全做不到。

于是,她用尽全身的力气把王甜甜扔了出去。

快要失去意识之前,突然就看到了向她奔过来的男人。

她以为只是幻觉。

于是勾起了唇角,笑了起来,抬手向男人伸去,就像要握住什么似的。

男人却以从未有过的速度跑到了裴芝潼的面前,紧紧的抓住了她的手:“别怕,我来了!”

裴芝潼清醒过来,眼泪瞬间盈眶而出,她伸手摸了摸他的脸,哀戚的说道:“闫璟,你快走!教室快要塌了!”

“我救你出去!”闫璟立马就去搬裴芝潼身上的东西。

这时,又震了一下。

“闫璟,你不要管我了!你快走!”裴芝潼往外推着闫璟。

但是,闫璟纹丝不动。

在教室塌了下来的一瞬间,闫璟弯着腰,紧紧的护着裴芝潼,没有让她伤到一丝一毫。

闫璟用自己的背,给裴芝潼撑出了一片小空间。

突然有什么东西砸在了闫璟的背上,闫璟没忍住,一口鲜血喷到了裴芝潼的脸上。

裴芝潼双目里全是泪水,她抬手抱住闫璟的脖子,在他耳边喃喃的说道:“如果有来生......我一定......要做你的新娘。”

他们被困在这个黑暗的小空间里,裴芝潼也看不见闫璟的表情。

但是,感觉闫璟笑了一下:“亲我一下。”

裴芝潼也笑了,黑暗中准确无误的亲了上去。

闫璟满足了,说了一声:“我爱你。”

话刚说完,两人被彻底的掩埋在了废墟下。

医院里。

裴芝潼浑身插满了各种各样的管子躺在了病床上,双目无神的看着天花板。

闫璟死了。

为了救她死的。

她活着还有什么意义?

自己腰部以下毫无知觉。

明明之前还能感觉到钻心的疼的。

病房门虚掩着,两个小护士的谈话声传了进来:“哎,你知道里面的是谁吗?”

“不知道。”

“她之前是裴氏集团的董事长,以前年纪轻轻就登上了福布斯排行榜前十了。”

“哇,这么厉害的吗?”

“是啊,之前经常上财经新闻,很有名的。”小护士的声音降低了下来,“后来听说,得罪了一些大人物,公司一夜之间倒闭了。后来,她就来川渝地区支教了。”

听到由远及近的高跟鞋声,两个小护士瞬间就闭上了嘴巴。

一个打扮精致,穿着时尚的女人推开了病房门,站在了裴芝潼面前,双目含泪,一脸不忿的看着裴芝潼,恶狠狠的说道:“裴芝潼!你这么该死,为什么死的不是你!!”

“也许,只要再努力一下,再努力一下,闫璟就会答应跟我结婚的!!”

“你这么该死!你们全家都该死!!你就跟你那犯贱的妹妹一样!”

裴芝潼戴着氧气面罩,一直没有说话,听到女人这么说,怒瞪着她。

“你不用这样看着我!到了这个地步,我也不怕告诉你,你那可爱的妹妹,是我找人......弄死的。”女人俯下身子,在裴芝潼的耳边轻声的说道。

裴芝潼双目圆睁,不敢置信的看着女人。

“你小叔叔的车祸是我找人做的!你爸的小三是我安排的,你妈是我毒死的!”女人看着裴芝潼悲怆的表情,心里只感觉到一阵舒爽。

裴芝潼慢慢抬起手,无力的指着她。

“哈哈~是不是想杀了我?你看看你现在的这幅鬼样子,你还能干什么?裴董事长?”

看着裴芝潼眼里的绝望,女人还开心的笑了两声。

裴芝潼抬手缓慢的伸向了自己的氧气面罩。

正常人做不过一秒钟的事情,裴芝潼却用了一分多钟。

她摘掉了自己的氧气面罩,大喘了一口气,声音虚弱的说道:“李曾琪......你不是......想知道闫......璟的秘密吗?你过来,我......告诉你。”

李曾琪一听,先是一愣,然后就俯下身子,把耳朵凑了过去。

裴芝潼勾了勾嘴角,掰直了手中开口的银镯。

然后就毫不犹豫的用尽全身的力气扎进了李曾琪的颈部大动脉。

鲜血汩汩往外流着。

李曾琪用手捂住了伤口,一脸不可置信的看着裴芝潼。

“送给你......的礼物。”

【强烈推荐】“王妃体弱,手无缚鸡之力,你们别让人欺负她!”暗卫看着徒手掀人天灵盖儿的某女:主子,您瞎啊?

28元包月钜惠,全站小说随心看>>

有奖举报作品有害信息
关注“落尘文学”官方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长按可识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