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不配

发布:05-03 15:32

众人循声扭头,见身姿伟岸的男人穿着灰色毛衣,浅米色休闲裤,双手插兜的站在楼梯口。

男人生着一双桃花眸,剑眉斜飞入鬓,鼻峰高挺,皮肤白皙带光,棱角性感的唇成淡粉色。

他和徐行长的有点相像,又不太像,仗着比在坐的都年长好几岁,气势凌盛,不怒自威。

他淡淡的睨了徐行一眼,开口说话,嗓音泛着醇厚低沉:“过个生日,吵得人觉都睡不成,徐行,你怎么不上天?”

“哥……”徐行似乎很怕这位兄长,被训了,立刻低下头认错:“对不起,临时发生点意外。”

男人的目光跃过他,落在跪坐在地上的女孩儿身上。

陡然,凝肃起来。

“幺幺……”男人在众人的注视下,脸色焦急,三步并作两步走上前,嗓音忽而变得温柔:“你怎么样?”

程幺幺的手臂被扶住,看进男人的眼,摇了摇头。

“稹哥,我……没事。”

程幺幺被扶着站起来,徐禛发现她牛仔裤上浸了血,脸色越发凝重。

“徐行,怎么回事?”

徐行被问及,情况复杂,一时不知如何解释。

这时,早就看不惯程幺幺的女生开口,向前一步道:“稹哥,你别管她!她就是个贱货,暗恋徐行,连自己闺蜜的男人都想抢!”

女生说的气势汹汹,说罢,还双手叉腰,证明自己在伸张正义。

徐禛是徐行的大哥,这些同学来家里玩的时候都见过他,自然和他熟识。

此刻见他竟然心疼程幺幺,气不打一处。

“稹哥,你可别被这女的表面骗了,她就是个绿茶婊!”

“稹哥,你管她干什么呢?今天都是她自作自受!把徐行好好的生日派对搅的一团乱,要多扫兴有多扫兴!”

众人你一言我一语的对程幺幺发出声讨。

她们以为徐禛听了这番话后,会和她们一视同仁,把程幺幺从派对上赶出去。

未料想,男人脸色紧绷,看着徐行,一字一句的反教训气她们。

“徐行,这就是你交的朋友?口吐脏言,是非不分,上了那么多年学,脑子里装的都是水?”

众人:“……”

什么鬼?

稹哥竟然还护着程幺幺?

徐行被大哥说的脸色难看,急于为同学解释:“哥,你不知道,幺幺她……”

“我不知道什么?刚才我在楼梯上听得清清楚楚,礼物是你女朋友送的,幺幺从头到尾没承认过喜欢你,你们不问青红皂白给她扣上一个大帽子,和这么多人一起为难她,不觉得过分?就这样还是学长学姐,欺负手无缚鸡之力的学妹,徐行,咱爸妈教你这么办事?”

徐行:“……”

她下意识看向宋勤,他刚才听见了,宋勤说,程幺幺确实喜欢他。

宋勤得到男朋友的支持,像是鼓起勇气一般,站了出来。

“幺幺,今天这件事是我对不起你,我没想到会闹成这样……让大家误会你。但是,有一件事不是假的,你喜欢徐行不是吗?从我们认识徐行的时候,你就对我说,你喜欢他,我还以为徐行与你两情相悦,哪怕心里对他有感情,也默默忍着,愿意祝福你们。可是同样,为什么现在我和徐行在一起,你却不能祝福我们?我们难道不是好闺蜜吗?你得不到徐行,跟我们连朋友都不能做?”

宋勤这一番话出口,不光抛清了她的责任,还引得众人义愤填膺。

“气死我了,稹哥你听一听,这就是程幺幺!小气又善妒,她哪点值得你护着她?”

“稹哥,赶紧让她滚出去,别留在这污染空气!”

徐禛周身萦绕沉敛气势,看笑话般的将目光落在宋勤身上。

他步入社会多年,阅历也眼界岂是这群小孩子般的拙劣手段能蒙蔽的?

唇角勾起泰然自若的笑,他的态度,让宋勤感觉心慌,立刻低头,怕暴露自己的心思。

徐行也说:“哥,你让她走吧,程幺幺这样的朋友,我不要也罢。”

“呵。”徐禛握住程幺幺的一只手。

女孩子的手很软,也很冷,在众人争相指责她的时候,从始至终,没有一声歇斯底里的辩解。

其心性可知,恬静,善良。

他不知道自己这个弟弟是怎么选择女朋友的。

放着这么好的丫头不要,却选择了一朵毒花儿,表面上或许夺目耀眼。

芯子里却是烂的。

“既然如此,幺幺,记住今天发生的一切,徐行不是你的良人,他配不上你。”

“哥……”徐行没想到这时候,他大哥竟然贬低自己?

难道不应该和他们一起远离程幺幺吗?

众人同样难以接受,看徐禛的眼神像在看一个怪物。

徐禛面色平静的从沙发上起身,拉着程幺幺的胳膊,道了一声:“走。”

程幺幺跟着他站起来,徐禛的存在就像一根无形的支柱,撑起她即将坍塌的世界。

她除了依靠,没有别的选择。

……

玛莎拉蒂缓缓行进。

程幺幺坐在副驾驶,闭着眼,有泪花儿不停顺着眼尾落下。

徐禛给她递了张纸,唤一声:“幺幺。”

“嗯。”她轻轻的应,声音小到他不凝神,几乎听不见。

徐禛把车停在路边,一手握着方向盘,身体向着她:“想哭就哭吧,我陪你。”

“谢谢。”程幺幺用纸巾擦眼泪,一张湿透,他又递来另一张。

对于徐禛的守护,她是感激的,虽然通过徐行见过他几次,但大多数时候,他们没有交流,关系也仅限于认识而已。

她没想到,在今天她被人排挤欺辱的时候,他会挺身而出。

像个英雄。

所以,当他对她说“你可以把委屈告诉我”的时候。

程幺幺无条件信任,在哽咽中,将这几天发生的事,如实叙述给他。

一开始说的时候她情绪显得激动,越到后面,她理清一些东西,脑子清明起来,看透了,也就平静了。

不过是真心错付而已,她一心以为自己最最要好的朋友,亲手将她推向深渊。

而徐行……

“稹哥,你说那句话很对……徐行他不是我的良人。”他配不上我。

大手在她头上抚摸,男人唇角微勾,好看的桃花眸里映衬天际的星子,嗓音温柔:“你知道就好。”

【强烈推荐】“一年后,我们离婚,互不干扰。”一年后,别说是离婚,就连离床都没门。

28元包月钜惠,全站小说随心看>>

有奖举报作品有害信息
关注“落尘文学”官方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长按可识别】
  • 晚风微凉的话:
  • 老凉:稹哥威武霸气! 徐禛:哼,让他们欺负我媳妇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