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意外,东秦太子

发布:11-22 16:15 | 2558字

沈若溪眉头骤然紧蹙,额头青筋冒起。

她被“死胖子”这三个字给刺激到了!

原主为了他拼命减肥,有点心的人也该看到,也该起疑,也该找找她为何肥胖过度的原因吧!

北上殊丝毫没有注意过这些,竟还嫌她死胖子!

北上殊随便挑了处地方羞辱沈若溪,虽然这地方人少,可毕竟此处是在街上。

三三两两的百姓路过,纷纷都驻足看热闹,此时已经聚集了不少人了。

北上殊见她脸色难看,还以为她怕了,他总算是找回了点成就感,得意的笑了:“沈若溪,本王不管你是真想退婚还是欲擒故纵,你都是本王的人!”

之前他简直是被沈若溪突然转变的态度给刺激到了,竟然忘了这茬。

沈若溪,嫁到了他南王府便是他南王府的人,她的生死,只要她娘家无人过问,旁人便无权过问。

而她的娘家沈国公府,一直以来便是他的势力。

再此之前他还发善心打算给沈若溪一个侧妃的位置,虽然娶回去不会恩宠她,但她好歹能保命。

而如今,沈若溪,敢在他面前放肆,她是在找死!

那些百姓们听到了北上殊的话,不明白原委,竟觉得北上殊有情谊。

“这个胖子真是有福气,不但可以和南王殿下订婚,就连不知好歹要退婚,南王殿下还愿意娶她。”

“可不是吗,那样的肥婆,别说嫁给南王,就算是给我,我都不稀罕。”

“南王竟是这么中意我,我谢你全家啊。”沈若溪很快就平静下来了,扫了一眼远远观看七嘴八舌的百姓们,没理会他们,淡漠看着北上殊,缓缓开口:

“可是我不想嫁给殿下,殿下是要仗着身份强娶我吗?”

北上殊得意的表情猛的一变。

沈若溪说什么?她不想嫁给他?

连围观的百姓们都震惊了,不敢相信沈若溪居然拒绝了南王。

这对北上殊来说已经不是挑衅了,沈若溪根本是在公然羞辱他。

“沈若溪!”北上殊暴怒,可刚喊了个名字,沈若溪立即开口:“南王殿下这是又想不计后果杀了我?”

国家是有法度的,他高高在上一身荣誉的南王,不敢承担杀人的污点!特别是还有百姓在围观。

北上殊眼神阴鸷,沈若溪,当真是跟之前截然不同啊!从前在他面前的乖顺都是装的吗?现在终于暴露本性了吧!

“南王殿下,我就是不想嫁给你,我不稀罕你的正妃之位,我要退婚!”沈若溪目光炯炯,神采奕奕!

这话一出,人群中一阵惊呼。

有先到的百姓目睹了沈若溪是怎么被欺负的,不由感叹:“怕也是被欺负的忍无可忍了吧,明明是自己的未婚妻,可看见她被欺负都不愿意帮忙说句话。”

人群中传开这样的议论,可沈若溪还在这一片议论声中盯着北上殊的眼睛,一字一句的问道:“你可同意?”

北上殊若是不那么贪心,若是可以对她宽容一点,若是之前就愿意干脆的退婚,他还不会遭到她这样的羞辱。

他觉得不想嫁给他是羞辱吗?

当着百姓的面,明确的告诉他,“老娘不稀罕你的正妃之位!”这才叫羞辱。

南王对百姓们来说是个遥不可及的人,可沈若溪对百姓来说,是个连他们这样贫民百姓都不如的人。

如今,连这个连他们都不如的人竟都不稀罕南王正妃之位,南王,也没有他们想象的尊贵嘛。

百姓们看着北上殊的表情都变了。北上殊,他脸色阴沉的都快下暴雨了!

可他就算恶狠狠的盯着沈若溪,他从来没有这么丢脸过,当着众人的面,竟然被他一直看不起的沈若溪拒绝了!

可他却什么话都说不出来!

而自从北上殊开口之后就在一边看戏等结果的沈若仙,一脸震惊的看着沈若溪!

沈若溪这只癞蛤蟆不稀罕南王正妃的位子,那她这个稀罕南王正妃之位的人算什么?

当然,还有那两位巴结北上殊的庶四小姐和表哥。这两人根本都反应不过来了。

若沈若溪退南王的婚是脑子摔坏了,可她怎么有胆量敢这么挑衅南王啊。

南王此时的表情,连他们看了都不敢靠近,可和南王距离那么近的沈若溪,她竟然连一丝惧意都没有!

现场一片寂静。

“呵呵。”好半响后北上殊才冷笑,眼中的狠毒像是巴不得立即把沈若溪折磨死,他还得忍着,说道:“你以为你是什么东西?你不想嫁,便可以不嫁?”

今天,他就仗着身份强娶了!

沈若溪确实是有胆量了,可惜,依旧没脑子。

一个毫无背景的小小庶女;娘死了,爹也不庇护的庶女;在家里连下人都可以欺负的庶女,沈若溪,到底哪里来的胆量敢对抗他?

沈若溪冷冷看着北上殊不语。堂堂南王,素有贤王美名的北上殊,竟是这般不要脸的人,她能说什么?

两人对视亦对峙。一个愤怒阴鸷,恨不得将对方扒皮抽筋;一个平静淡漠,完全琢磨不都她此时在想什么。

庶四小姐和表哥已经连大气都不敢出了,沈若仙将这些看在眼里,心里却担忧。

南王殿下若是容不下沈若溪了,此时完全可以治她一个大不敬之罪,把沈若溪给杀了。

何必执意要娶?

可她也不敢开口。

北上殊话都这样说了,沈若溪今儿个是退不了婚了。而且,南王之后肯定很快安排成婚,她绝不想嫁给这么个东西,她在琢磨以后该怎么应对。

可就在此时,沈若溪的手腕突然被人拽住,她整个人向后倒去!

沈若溪瞬间警觉。她以为是有人暗算她,可她却跌入了一个结实的怀抱。

她立即朝身后之人看去,然后……

就愣住了。

……这男人,长得好帅啊!

她被一个身穿玄色衣服的男人拉入怀中,他一米八几的个子,沈若溪此时仰视着他,只觉得他下颚优美的线条甚是好看。

脸上没有任何表情,从骨子里散发一股清冷孤傲。一双眸子淡漠又凌厉,就像是俯视众生的神,不将蝼蚁放在眼中。

他没有散发杀意,可沈若溪从他眼中看到一抹血腥的杀戮,还有杀伐果断的狠绝。

此人,就算是面无表情,可,他恐怕是个极为狠辣之人!

沈若溪看到这个男人的第一反应便是,这枚帅哥好眼熟。

第二反应,她便结巴了:“太……太子!”

东秦太子北子靖!

难怪身上散发一股杀戮,便是原主这般不问世事的人都知道,东秦北子靖是个狠角色。

种种恶行数都数不过来,让原主记忆最为深刻的便是,他在皇上寿辰之日,当着皇上的面儿杀了皇上一个宠妃。

而他杀这个宠妃的原因竟然是,这个宠妃废了他手下一个奴才的手臂。

原主和北子靖素来没有交集,连远远对视都没有过。沈若溪完全不清楚,他在此时突然出现,将她拉入怀中做什么?

别说沈若溪震惊,连北上殊都被吓到了。

没错,他吓到了!

一看见北子靖,他竟然惊慌的下意识后退!

而沈若仙他们,更加是控制不住惊呼出声了,意识到自己失态,怕太子怪罪,自己把自己吓得腿软赶紧下跪:“参见太子殿下!”

他们,冷汗直下呀!

太子日理万机,别说沈若仙他们,就连北上殊这个皇子,一年也见不到几次。

那么繁忙的太子,今日怎么会突然出现,并且还那么亲密的将沈若溪拉入怀中?

所有人都纳闷又忐忑,可他们不敢问。

此时,北子靖开口:“南王,即日起你和沈若溪的婚事作罢。今后,她是本太子的太子妃。”

【强烈推荐】相公,你不是个一穷二白的山里汉吗?你这个万人之上的身份是怎么回事?

28元包月钜惠,全站小说随心看>>

有奖举报作品有害信息
关注“落尘文学”官方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长按可识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