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护她,舍弃储君之位

发布:11-22 16:15 | 2232字

皇上就防着北子靖以两情相悦说事,可沈若溪的搅局,还是让他没防住!

北子靖不假思索的回答:“儿臣自然是心仪她已久。儿臣知道她最喜欢吃桂花糕,她最喜欢牡丹花,她最喜欢的一只发簪前不久弄丢了。”

他的眸子依旧深邃如墨,脸上依旧是一贯的冷冽。便是跪着,他身上也有绝不低头的傲骨,可却又让人感受到了他的一往情深。

若非沈若溪从原主记忆中搜索了一下他说的这些“最喜欢”全是胡诌的,恐怕当真会以为他一直默默喜欢原主。

皇上的脸色难看极了!

他不想和北子靖撕破脸,可他们都这么说了,莫非他真的要答应了这桩婚事吗!

一时间现场死一般的寂静,仿佛空气都凝重的凝结了。

沈若溪正要再开口,这个时候皇上突然出声了:“太子,你让朕退了这个女子和南王的婚事,再将她嫁给你,这和抢弟妻有何区别?”

当然有区别。只是看人如何去巧舌如簧罢了。

沈若溪立即要开口,可皇上却不给她说话的机会了,忽的提声:“沈若溪!你放心大胆的做你的南王妃!”

说着,皇上猛地看向南王,“他若敢亏待你,朕杀了他!这是圣旨,殊儿,你记住了吗?”

皇上眼中的杀意好生骇人,他一字一句的问北上殊,仿佛就怕他记不住,会自寻死路!

北上殊被吓得剧烈一个哆嗦,他心头都清楚,父皇会疼爱他,都是因为想扶持他上位来对付北子靖!

他的一切都是父皇给的,他不敢违背父皇!

“儿臣记住了,儿臣必定会善待沈若溪!”北上殊赶紧回答,生怕慢了会惹怒父皇,说话的声音都有些打颤。

沈若溪心口一跳,眉头紧紧拧成一团。

果然是帝王,好生狠毒!

她知道,皇上针对的并非是她,而是北子靖。可是,她却和北子靖绑在一起了,北子靖争不过,她便是牺牲品呀!

沈若溪此时心头都忍不住想骂天了,一穿越过来就遇到了南王的刁难,本以为北子靖出现,她的困难都解决了。

没想到进了宫,皇上还是拿她开刀!

她上辈子为许多重要人物解毒救命,这也算是救死扶伤了。而且还为政府解决了很多无人能解的毒武器。她功德好大的呢,竟然这么对她!

皇上目光移到沈若溪身上,随着他的视线,沈若溪心都要跳出来了!

她知道,就算皇上把承诺给的那么大,可她一旦被指给了北上殊,面临的,恐怕就是性命之忧。

因为在皇上眼中,她是北子靖的人,北子靖没能力护住她,她便只有死!

就好比……当初皇上他没能力护住他的宠妃,于是那个妃子死于北子靖之手。

可皇上正要开口,北子靖忽然出声!

“父皇,身为储君娶兄弟未婚妻有失妥当,那若是,儿臣放弃储君之位呢?”

什么!

所有人的目光骤然聚集在北子靖身上,眼神震惊!最为震惊的莫过于沈若溪了!

为了护她,他竟然要放弃储君身份……

北子靖,他为什么呀?

现场只闻心跳声。

沈若溪看着他冷漠决绝,却坚定无比的侧颜,脑海真有些空白了。

许久,皇上才慎重问道:“你可知你在说什么?”

“儿臣知晓。”他依旧坚定,一双眸子冷若寒潭!

沈若溪能想清楚的道理,他岂会不知?

今日他若是保不了她,她恐怕没命嫁给南王。

皇上审视北子靖许久,反复确认他此话绝无虚言,忽的便笑了:“既然你如此真心,朕允了你便是。朕会立刻着令中枢阁拟定废太子诏书,殊儿和沈若溪的婚事就此作罢,你们的婚期,朕也会尽早定下。”

这个皇帝啊……北子靖不是太子,他和南王就不是兄弟了吗?

他不是太子,便不是先解除兄弟未婚妻的婚约,再娶了弟弟曾经的未婚妻吗?

不是太子便不是抢兄弟之妻了吗?便妥当了吗?

可这些之前皇上用来刁难北子靖的话,此时又有谁会在意呢?

北子靖愿意用太子之位换沈若溪,皇上他乐意的很。而旁人,又有什么立场说什么呢?

沈若溪不自觉的看向北子靖,心中有些愧疚。看着他依旧不改的冷漠侧脸,似乎没把这一切当回事的模样,她便更加愧疚了。

但北子靖确实是没太当回事,既然做了取舍,他又怎么可能去纠结?

他会保这个储君之位,无非是很多事情得以东秦储君身份才好办。

现在该做的也做的差不多了,虽然没有储君身份会有些麻烦,但这不是他最在意的。

此时他最为在意的是……沈若溪!

他对沈若溪用的至毒断魂,那毒没有解药,中毒者必死无疑。就算沈若溪没有被南王他们折磨死,也会被毒死。

可当时沈若溪被戏弄了许久许久,依旧还活着。

莫非她的体制可以对抗那种毒?

他最在意的人全是死于这种毒,他招揽了好多医者,都是为了研制出此毒的解药。

若是利用沈若溪能研制出断魂解药,这个女人,无论如何都要留在他的身边。

事情便这般结束,北子靖拉着沈若溪起身,“儿臣告退。”

皇上自然是不会留的。

两人都已经走出去了,可这个时候,沈若溪忽然回头看着皇上:“皇上,您的养生之道有问题,暂且禁用吧。”

谁都没有料到事情都结束了,沈若溪竟会突然说这种话。

皇上又岂会把沈若溪的话当回事呢?而且,在他眼中,沈若溪这种低贱的人还没资格跟他说话。

皇上只冷冷的扫了沈若溪一眼,不屑的冷笑。

北子靖闻言倒是低眸看了沈若溪一眼,但也仅仅只是看了一眼。

沈若溪也不在意皇上的态度,规矩的随着北子靖走了。

踏出御书房,她便经不住打量北子靖,她自己都没有注意到自己的目光就没有离开过他。

这个男人优雅,尊贵,强大,又神秘。他身上有种奇妙的魔力,跟他都不熟,却对他好奇的紧。

他心底打的是什么主意,为何那么坚定的要娶她呢?相识不过几个时辰,沈若溪已经下意识的对他在意了起来。

而且,他干脆的舍弃储君之位也要娶她,这对沈若溪来说震撼太大了。

让她感觉有点不真实,觉得自己亏欠了他。

一直到上了马车,沈若溪还有些恍惚,还是北子靖先开口:“本太子会安排下人去你沈国公府收拾你的行礼,你直接去太子府。”

“哦,好。”她对这个不在意,于现在的她而言,住什么地方都一样。

沉默了片刻,北子靖又开口:“皇上的养生之道有问题?”

【强烈推荐】相公,你不是个一穷二白的山里汉吗?你这个万人之上的身份是怎么回事?

28元包月钜惠,全站小说随心看>>

有奖举报作品有害信息
关注“落尘文学”官方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长按可识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