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撞枪口的王婆子

发布:12-01 19:42 | 2090字

第4章撞枪口的王婆子

又是一大早的,还没来得及睡饱,程流锦就被一个微微尖锐的声音给吵醒了,她就纳闷了,怎么这讨厌的人还层出不穷了?

不管她,继续睡。

于是,刚刚被青灵费了好大劲才哄醒了的程流锦,又再一次欢快的去和周公大杀四方。

“二小姐,咱们夫人让你去观音堂!”

王婆子双手掐腰,趾高气昂的在院子里大呼小叫着,见程流锦仍旧是没有出门,她便将眉头拧成了个疙瘩,心中老大的不愿意,这二小姐,莫非是觉得捡了大小姐不要的婚事,还真觉得自己身份也水涨船高了?

想到这里,王婆子不由得就不屑了起来,到底是个庶女,没见过什么世面。

“小姐,那可是夫人的人啊,小姐你……”

“青灵,再说话你就出去。”

听到王婆子的声音里透着不耐烦,青灵慌的便又开始催促程流锦,但程流锦却并不以为意,在她的信条中,天大地大,都不如睡觉最大。

要知道,她程流锦睡不够的后果,那将会是非常严重的。

见状,青灵焦急的搓着衣角,可却又不敢再喊程流锦,想了一下,便只好硬着头皮出门去解释。

“王嬷嬷,我家小姐还……啊!”

“小贱蹄子,我跟二小姐说话,哪有你插嘴的道理!”

只听得一个清脆的巴掌声,清零就被王婆子狠狠地打红了脸颊,最后摇摇晃晃的摔倒在地,而此时,王婆子已经愤愤的推开了门来。

“二小……”

‘嗖’!

不等王婆子耀武扬威的将话说完,一支银簪便带着呼啸声,从程流锦的方向飞来,直直地擦着王婆子的脑皮飞了过去,狠狠地钉在她背后的门框上。

顿时,王婆子就是一身的冷汗,随即又微微喘了口气,回头看看那支已经有一半钉进门框的银簪,不由得就咽了口口水。

刚刚发生了什么?

而此时,程流锦已经起了身,只着里衣,悠悠的到了王婆子面前,一双狭长的凤眸闪过冷意。

“王嬷嬷,你脾气很暴躁呢。”

“不,那,那个,二小姐,老奴,老奴是来看看二小姐……”

见程流锦素面寒霜,王婆子不知道怎么的,就已经开始双腿打颤了,甚至,就连刚刚自己来这里的真正目的,都忘得七七八八的。

这二小姐,今儿怎么突然这么吓人了?

以前,自己说啥,她可是连嘴都不还的啊!

“我挺好的,没缺胳膊没缺腿,滚吧。”

“哎,是!”

程流锦不屑的看了她一眼,而王婆子却是如获大赦,随即,便逃也似的要跑,可一只脚刚刚踏出了门框,她不禁又愣住了。

不对啊,夫人不是让她来带二小姐去观音堂的么!

“你还有何事。”

见王婆子又转回身来,满脸堆笑的看着自己,就好像是见了亲爹娘一样的喜悦,程流锦眸中的寒意更甚了。

当初,原来的程流锦可是没少受了她的欺负。

“嘿嘿,二小姐,夫人请您去观音堂,您看……”

王婆子心中打着鼓,但还是讪笑着,只是,言语之间却再也没有了刚刚的那一股子傲气,见状,程流锦心中的厌恶就更重了。

狗仗人势的东西。

“出去等着。”

“哎!”

程流锦淡淡的看了她一眼,但王婆子却是听到了天大的喜讯一般,屁颠屁颠的就跑了出去,哎不忘把门给带好。

此时,门外地上的青灵还在低低的啜泣着,见此,王婆子不由得微微有些尴尬,今天的二小姐不似寻常,可自己却打了她的丫头……

完了完了。

而这时候,程流锦也已经换好了衣服开门出来了,其实也没有什么好换的,她就只有两套衣服,一套薄的,一套厚的。

“过来。”

看到青灵红肿的脸颊,程流锦不由得皱眉,随即,便冲着不远处的王婆子甜甜一笑,但这笑,却使得王婆子不由自主的后退了两步。

“哼。”

见状,程流锦便仍旧是噙着一缕笑意冲她走去,直到逼的王婆子再也无处可退,程流锦这才眨了眨眼睛,随即高高的扬起手来。

‘啪’!

“哎哟!”

王婆子痛呼着,便硬生生的摔在了地上,将一张老脸滚的满是尘土,但此时,她却是一声也不敢吭,甚至,是立马爬了起来,低着头跪在原地。

不知道为什么,她就是不敢看程流锦的眼睛。

“王嬷嬷,看你,一大早就行此大礼。”

正当王婆子心中哆嗦的时候,程流锦却笑着俯身,将她轻轻的拉了起来,打量着她脸上那鲜红的五指印,满意的点点头又说道,“以后也要这么客气,知道了么?”

“是,是。”

强忍着脸上火辣辣的痛感,王婆子小心翼翼的看着笑成了花一样的程流锦,不由得又打了个寒颤,而程流锦却并不在意,随即又笑笑说道,“别让母亲久等了,我们快去快回。”

“哎,是,二小姐。”

“青灵,我们走。”

见王婆子点头哈腰的,程流锦便也不再理会,只是唤了一声还在抽噎的青灵,出了院子,朝着王秀清所在的观音堂而去。

要说这右丞府的程夫人,那可是人尽皆知的大善人,不但乐好布施,而且每逢初一十五,都会在自家的观音堂中斋戒自省,祈祷上天能够庇佑那些孤苦无依的人。

而今天,恰好是初一。

观音堂中,淡淡的烟气缭绕着,就仿佛是有生命一般,不住的打着旋儿,调皮的在屋子里荡来荡去,而王秀清,正闭了眼睛,面对着一尊玉雕的观世音菩萨像,端端正正的的跪坐着,一动也不动。

随着门被打开,程流锦便轻轻的踏了进来,站在王秀清的身后,静静的注视着那尊观音像,就不由得挑了挑眉。

像她这样子的人,拜观音,是想求菩萨保佑她晚上睡个好觉么?

想到这里,程流锦便仔仔细细的打量起王秀清的背影来,发髻高盘梳的一丝不苟,只用一支玉簪固定,而一袭茶白色的如意云纹衫,更显得她素雅端庄,再加上青花缠枝香炉的不断吞吐着云气,此情此景,倒还真的有几分虔诚的味道。

只是,真的虔诚还是假的虔诚,估计就只有王秀清自己知道了。

【强烈推荐】“少爷,少夫人今天把影后打哭了。”男人皱眉:“又打架了?不像话!手疼不疼?”

28元包月钜惠,全站小说随心看>>

有奖举报作品有害信息
关注“落尘文学”官方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长按可识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