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绞肉般的痛

发布:07-11 21:44

皇甫律也知道一身警服的自己会让她更加的不安,忙开口安慰,“你不必激动,我就站在这不动!”

宁悠悠没在意那个警察,而是愤怒的瞪着宁大川,咄咄逼人的问:“宁大川,我妈死了你不心痛,这女人死了你心痛吗?我让你也尝尝心痛的滋味!”

这女人还怀着他的骨肉,宁悠悠就不信,他不心痛,他不是一直想要个儿子,好继承他的集团吗?

那她就毁了他的梦想,那集团也有她妈妈、的功劳,为什么要给别人做嫁衣。

宁大川喉咙发紧双眼胀痛发热,双手紧握成拳,她妈妈陆湘死了他也心痛,他真的没想到陆湘会这么的偏激,选择了直接跳楼,让他内疚一辈子!

宁悠悠看他眼眶发红,心里也同样绞肉般的痛!

她现在有点偏激,不仅自己心痛也要宁大川也尝尝这心痛的滋味,她在地狱怎么也要拉个人下去,所以她故意说着剐心的话。

那是她的爸爸,疼她如命的爸爸,要不是心里痛得要命,她真的不想伤害他!

妈妈的灵前他守了两夜,也哭了两夜,妈妈的墓碑前两父女相拥而泣。

可当她看到妈妈的视频留言后,她恨不得杀了,她以为从此相依为命的爸爸。

越想,宁悠悠就越气,大声的吼道:“宁大川,你怎么能背叛我妈,我妈那么的爱你,我妈为了嫁给你这穷小子,不惜跟外公外婆断绝关系。

可你呢!你就是这么对我妈的,有点臭钱就开始飘了,学什么不好学那些人玩女人,还玩这么残的贱人!啊——”

宁悠悠一个激动,手里的尖刀又刺了一下,手里女人的大腿上。

这女人见警察来了心也放下,听到她骂自己这么残的贱人,心里气得要死直接开骂宁悠悠,“宁总,这就是你的女儿,娇生惯养成这德性,这教养也不怕人笑话!”

“……”皇甫律听了个大概,意思是这50几岁的宁大川跟这目测有30多岁的女人有了一腿,然后陆湘知道了这事,想不开就跳楼自杀了。

而她的女儿宁悠悠扬言要杀了这小|三,港真,他也觉得这小|三太可恶了,这那刀抵着呢,嘴上还不饶人!

他真不想帮这女人,这么可恶的人让她刺死得了,可这样下去这小丫头的罪名可就是大了,轻伤和重伤故意伤人和故意杀人的判刑不一样的。

宁悠悠气不过又捅了手上的女人一刀,破口大骂,“梁艳你这贱人给我闭嘴,你还有意思跟我提教养,勾搭有妇之夫就有教养?也不怕你儿子被人戳着脊梁骨骂贱人的贱种!”

梁艳今年37岁,跟前夫有个18岁的儿子!

宁悠悠又看向宁大川,气极反笑:“宁大川,你知道人家为什么跟前夫离婚,愿意跟着你这老头吗?还不是因为你有点臭钱,想着以后把这宁氏给霸占了,再甩了你这老头,你以为人家真的喜欢你?她喜欢你什么?喜欢你够老够味道,还不是……啊……”

【强烈推荐】传言青城厉家大少凉薄冷情,不近女色,直到有一天,童渺被这个男人绑进了民政局!

28元包月钜惠,全站小说随心看>>

有奖举报作品有害信息
关注“落尘文学”官方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长按可识别】
  • 莫希儿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