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再遇

发布:02-24 08:40

夜晚。

S市富人区的盘山公路上,一辆黑色的宾利正沿着盘山公路快速行驶,车灯划破黑暗。

靠在椅背上的男人,穿着黑色衬衫,领口微开,露出大片肌理分明的胸膛,性感的一塌糊涂。

他五官俊美,肤色极为白皙,眉宇间却染着淡淡的烦躁。

“等等!”男人像是看到了什么,低沉又带着不耐的声音,在车厢内响起。

阿南的心猛然一跳,手一抖:“少爷,怎么了?”

“停车。”

阿南咽了咽口水,少爷这几年的脾气越发暴躁,他想也不想就踩住刹车。

顾泽渊转回头看着后面不远处的身影,眸光深沉,他不会认错的,就是上次压在他身上的女人!

他咬牙切齿:“把她给我抓过来!”

“少、少爷?!”

阿南瞧见自己少爷临近发火的边缘,心里咯噔一下,“少爷,少爷,别生气!苏医生说您的心情绪不能太过激动!”

“我马上去,马上去把她抓过来。”

阿南苦哈哈的下车,朝着那道身影走过去。

秦时初不紧不慢的走在路上,权当散步。

“站住!”

秦时初脚步一顿回过头,熟悉的面容,阿南瞪眼:“是你!”

他刚刚开车时候没细看,只觉得这个女人有些熟悉,没想到竟然是上次那个女人!

“劳烦小姐跟我走一趟,我们家少爷想当面谢谢你。”

“哦。”秦时初淡淡道:“那你告诉他,不用谢。”

她转身欲走。

阿南神色一冷,他本不想动粗,但如果她不配合,那也怪不得他!

他举起手枪:“小姐,我们少爷要见你。”

秦时初默默的看着他。

“关我屁事?”

阿南:“……”很好,很狂妄!

忽然,秦时初越过他,视线落在他的身后,眉梢微挑。

“让你去抓个人,磨磨唧唧半天!”原本坐在车里的男人不知何时下来了。

阿南一个激灵,被吓得魂飞魄散,“少、少爷?您怎么下来了?”

“把她给我抓上车!”顾泽渊神色阴沉的盯着秦时初。

阿南:“……”

“有病。”

秦时初摆出一副高贵冷艳脸,姐像是那么容易被抓上车的吗?

“你刚刚说什么?!”

也不知道是不是这句话刺激到这个男人,他顿时像个被踩了尾巴的猫,炸了。

“嗯?”秦时初一步步紧逼,“我说什么,你聋听不见吗?”

“你他妈才有病,你全家都有病!”

阿南:“……”

阿南现在只觉得自己冷汗涔涔,像是从水里捞出来一样,这个女人竟然还这么刺激少爷!

秦时初懒懒一笑,浑身上下都散发着挑衅和邪气,怎么看怎么扎眼。

顾泽渊面色铁青。

“怎么?你还想打我?”秦时初眯着眼。

男人脸色微变,压在心底那股暴躁冲了出来,他五指紧握,拳头朝着秦时初的脸就挥了过去。

拳风强劲,动作行云流水,一看就是练家子。

寻常人若是挨上这一拳,估计得半残。

然而,秦时初是什么人!

从小就在组织里摸打滚爬,浴血奋战,年纪轻轻就在道上赫赫有名的天才杀手零,赤手双拳和她对打,简直就是自掘坟墓!

秦时初冷哼一声,猛然抬手抓住了男人的胳膊,屈膝,狠狠顶对方的肚子,一个转身,将对方撂在地上。

男人闷哼一声,疼痛让他的脑子暂时清醒了一些,“你……”

“清醒了没有?”

秦时初没再动手,反而问:“你叫什么?”

“顾泽渊。”男人下意识道,等他完全清醒过来,眉头紧皱着,腰间的疼痛,明明白白的告诉他这个女人下手是真的重!

一点也不含糊!

他这么想着,胸腔中一股怒气油然而起。

她竟然真的敢打他?!

秦时初对上顾泽渊的怒视,眼里闪着戏谑的坏笑,决定再刺激他一下,于是她勾唇一笑,一字一顿道:“手、下、败、将。”

“!”顾泽渊瞪圆了眼。

秦时初看着对方瞪圆的双眼,像是被欺负的猫,可爱得紧,不由得笑道:“起来吧。”

“嘶——”

顾泽渊被粗暴的拉起来,扯到腰,痛的他腿一软,整个人都扑在秦时初怀里。

一股淡淡的馨香,扑面而来。

陌生的气息,竟奇异的安抚了他暴躁的情绪。

顾泽渊鬼使神差的伸出手掐住秦时初的腰,脸颊埋在她的肩膀处,有气无力:“疼。”

秦时初:“……”

阿南:“……”完了,过了今晚他会不会被少爷杀了灭口?

秦时初顿觉好笑,“哪里疼?”

顾泽渊偏头,视线落在她纤细的脖子上,眼眸微敛。

“腰。”

顾泽渊蹙眉,瞳孔逐渐幽深,语气控诉一般:“你打我,你竟然敢打我?!”

除了控诉,还带着一丝难以置信。

在顾少爷的认知里,向来只有他打别人的份儿!

秦时初:“……”

“咳。”秦时初清了下嗓子,嘴角却微微翘起,“你该松手了。”

闻言,顾泽渊非但没有松手,反而搂的更紧。

他喜欢这个女人身上的味道!

“我不!”

秦时初:“……”可以说很小孩脾气了。

顾泽渊将身体的大部分重心都压在秦时初身上,闭着眼,犹如三岁孩童耍赖:“你打了我,你就要负责!”

秦时初嘴角抽搐:“我只听说过,救命之恩当以身相许,没听说过这打了人就要负责的。”

顾泽渊刷的一下睁开眼。

“你救过我。”顾泽渊像是想起什么,“我以身相许好了。”

“不需要。”秦时初没了耐性,“松手。”

“不!”

一分钟后。

顾泽渊再次躺在了地上。

秦时初动作干净利落的再一次将人放倒在地,接着干净利落的转身,直接就走,头都没回。

躺在地上的顾泽渊冷着脸,目光深沉,整个人都笼罩上了一层危险到极致的气息。

顾泽渊从地上起来,沉着脸往车子停的方向走,路过车轮胎的时候,气不过狠狠踹了一脚。

阿南大气都不敢出,默默的跟在他身后。

打了他也就算了,还打了两次!

竟然还敢拒绝他?!

不识好歹!

顾泽渊冷着脸,越想越气,又狠狠踹了一脚。

【强烈推荐】传言青城厉家大少凉薄冷情,不近女色,直到有一天,童渺被这个男人绑进了民政局!

28元包月钜惠,全站小说随心看>>

有奖举报作品有害信息
关注“落尘文学”官方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长按可识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