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宣示主权

发布:09-03 14:27 | 991字

蒋梦琪既宣誓了主权,又狠狠羞辱了令狐羽晗一番,将她推进了这一段三角关系中……

直到现在,她白天像机器一样工作,晚上自暴自弃地将自己投入简墨予的怀抱,暂且忘却这一切羞辱的事实……

——————

令狐羽晗回家洗了一个澡,换上干净的白衬衫,特意挑选了西装和长裤,然后赶回公司上班。

到了公司,她立刻开始处理简墨予邮箱里的邮件,假装什么也没发生。

可是到了下午,令狐羽晗突然觉得腹痛难忍。

果然,事后避孕药的副作用让她开始腹痛发凉,一时间脸色惨白,动弹不得。

正在这时,桌上的电话响了,是简墨予。

“安排车,我要去蒋先生的府邸。”

“是。”令狐羽晗忍痛应下。

半小时后,简墨予带着令狐羽晗走进蒋先岸在郊外的私宅。

蒋先岸与夫人吴梅香的真实住处——一个八千多万的三层独栋别墅。

“爸,您找我?”简墨予进门时,蒋先岸正在研究一个富商新送来的明朝花瓶。

而蒋梦琪恰好也在,一见到令狐羽晗,就像吃了苍蝇一样恶心。

“墨予来啦?坐。”蒋先岸示意吴梅香回避。

“嗯。”简墨予揽住蒋梦琪的肩膀,宠溺道,“不是说中午跟闺蜜吃饭吗?”

蒋梦琪剐了一眼令狐羽晗:“早晨看到这个人,哪还有胃口。”

“咳咳。”蒋先岸假咳两声,“梦琪,你也坐下。”

简墨予敏感地一皱眉:“梦琪,你上楼。”

“墨予啊,今天我要跟你谈的事情,跟梦琪也有一定关系,让她留下吧。”蒋先岸早已谋划好了一切。

令狐羽晗知道,简墨予与蒋先岸的谈话从来都是秘密的,所以准备回避。

简墨予却突然开腔:“令狐羽晗,你留下,把公司的股权资料找出来。”

“我?”令狐羽晗很惊讶。

“墨予,这恐怕不妥吧……”蒋先岸质疑。

“凭什么让她留下!”蒋梦琪更是跳出来反对,“难不成你对她如此信任?还是这个人昨晚给你吃了什么迷魂药了?”

蒋先岸也附和:“墨予,让她留下的确不妥。”

简墨予的眉间有一丝隐隐的不悦,但他很快就掩饰了过去:“正因为她低微下贱,我才不怕她知道。就算她把我们的事情说出去又怎样?有人会信她吗?”

令狐羽晗原本还对简墨予的信任有一丝期许,现下反倒是吃了个隐形的巴掌。

“可是墨予……”蒋先岸还是不放心。

简墨予抢先说话:“爸,您难道是信不过我么?”

“……”蒋先岸也无话可说,“那就让她留下吧,墨予,我今天找你,是想把我在你们公司的暗股,转一部分给梦琪,作为她25岁的生日礼物。”

简墨予想了想:“您想转多少?”

“我在你们公司总共占百分之二十的股份,算是第三大股东。我想把百分之五转给梦琪。”蒋先岸开门见山。

【强烈推荐】相公,你不是个一穷二白的山里汉吗?你这个万人之上的身份是怎么回事?

28元包月钜惠,全站小说随心看>>

有奖举报作品有害信息
关注“落尘文学”官方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长按可识别】
  • 七王爷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