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选择嫁什么人是我自己的事

发布:06-19 16:11

会场里一片寂静。

许久,是秦怀远打破了沉默:“陆总,这位是?”

“我太太。”陆言深步履淡定的走近,走到苏晚晚身边,轻轻拥住她的肩膀:“秦董,我不是告诉过你,我刚好也是来赴宴的?”

“啊?”秦怀远愣住,明显不太适应陆言深竟是苏晚晚新婚丈夫的身份,但他毕竟是驰骋商场多年的老狐狸,不过片刻的惊讶,他情绪很快就稳定了下来。

“昭阳,你也过来!”他朝自己的儿子招了招手,满脸微笑的看着陆言深,淡定的介绍说:“这位是你的妹夫,建恒电子的老板陆总,陆总年纪轻轻白手起家,不过半年就将公司发展壮大,事业做得还挺不错,而且,他还是我的救命恩人,要不是他,今天我这条老命可能就交代在回海市的路上了。”

秦怀远故意想搞好苏家两姐妹的关系。

秦昭阳没出声,他咬紧了后槽牙,看陆言深的眸子里多了些审视。

就在几秒钟之前,他还在对苏晚晚的话语不屑一顾,认为她就是变着法儿想勾引自己,不过片刻,他就被现实狠狠打了脸。

经历了苏晚晚的无礼,又把那些叽叽喳喳的讨论听在耳朵里,他哪里能容忍,这偌大的海市竟然有比他还要出挑的人。

说不清是不甘,还是不满,秦昭阳高傲的俊脸上,带了浓重的火药味:“建恒电子?什么东西?苏晚晚,离开我,你就是这种品味吗?”

苏晚晚气得立刻要跳出去,陆言深薄唇微抿,大手握住她的小手,下巴稍稍往下压了压。

足有187的身高,从气势上无情的碾压了秦昭阳。

陆言深微微扬眉,性感的薄唇,勾起一抹凛然的笑意:“晚晚的品味,我觉得有所提高,挺好。”

“你算什么东西!”秦昭阳怒火更甚,一拳挥了过来。

陆言深毫不客气的握住,看似没有用力,就那么一推,秦昭阳就被推得趔趄,后退了好几步。

新仇旧怨,让秦昭阳气得不轻,扬言就要把他们赶出去。

“够了!”秦怀远皱着眉,打了圆场:“昭阳,今天是你的主场,你真要这样子被看笑话吗?”

“昭阳,你冷静一点,别和他们计较。”苏早早也凑了过来,小声安慰着。

秦昭阳用力一甩手,在苏早早的安抚下,他情绪逐渐平复。

意识到自己刚刚竟然被逼得失了态,丢了身份,他脸色非常不好看。

又不是不知道他爱面子,看得出来他心里的不悦,苏早早连忙站了出来,替他招呼大家:“好了,昭阳就是太念旧,还记着以前的事,受不得刺激。我们是一家人,一家人没什么说不开的大事,大家就都散了吧!”

苏早早很有豪门长媳的风范,让秦昭阳脸色稍稍好看了一点。

他瞪了苏晚晚两人一眼,眉头又是皱起,但被苏早早拉开了。

人群散去,苏晚晚紧绷的神情终于舒缓下去,悄悄反握住陆言深的大手。

秦昭阳竟然这般偏激,这是她没有想到的,不过,想想闹大了丢的也是他的人,从始至终她和陆言深都没怎么跌身份,苏晚晚也懒得计较苏早早最后的那句话了。

“我带你去见我奶奶吧,她该等着急了。”眨了眨眼睛,握住了陆言深的手,一抬眼,就看到仍然站在原地的秦怀远。

“陆总,抱歉,我也没想到事情竟然会这样。”秦怀远皱着眉,目光淡淡扫了苏晚晚一眼,脸色上没有太多歉意。

陆言深抿了抿唇,依旧云淡风轻的一张脸:“秦董放心,今天是秦少大好的日子,我不会跟他计较。”

他的大度大方,更是将秦昭阳的任性狂傲踩到谷底。

饶是秦昭阳是自己的儿子,秦怀远也看得出来,自己的儿子确实不如陆言深。

秦怀远嘴巴动了动,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滋味。

他只是感激于陆言深的救命,又通过短暂的聊天就知道陆言深眼界非凡,未来不容小觑,才想介绍给自己的儿子,没想却陆言深竟是苏晚晚的丈夫,又闹了这么一出乌龙。

不知道该说什么才能缓解尴尬,秦怀远讪讪寒暄两句,就离开了。

目送着秦怀远缓缓离去的背影,陆言深抿紧唇瓣,握着苏晚晚的手,悄悄紧了紧,嘴角扬起一抹冷然的笑意。

这,还只是开始而已!

苏晚晚夫妻俩二人推门而入时,休息室里的苏家人全都抬起头来。

沈英容第一次看到陆言深真容,见果然是个小白脸,她又是得意又是气愤:“哟,小白脸带回来啦!不是说要和我断绝关系,不会把人带来给我看吗?”

苏向君面色沉沉,不知道在想什么,而老太太蒋凤仙苍老的脸上,则布满了喜悦:“晚晚,你快过来,让奶奶好好看看。”

她一边朝苏晚晚伸手,又一边跟陆言深念叨:“这孙女婿长得真精神,晚晚改天可得把人带到家里,好好陪奶奶说说话,奶奶还准备了见面礼呢!”

沈英容很鄙夷,不冷不热呛了句:“长得好有什么用,我们苏家的女婿,光靠脸能当饭吃吗?”

苏向君冷了脸,不太高兴:“孩子才刚回来,有什么话不能以后再说?”

沈英容立刻就急了,红着眼大吼:“刚回来?刚回来怎么了?当初是我无缘无故赶她出去?是我逼她去抄袭吗?早早心眼好,不跟她计较也就罢了,可是她呢?我不过让她在外冷静半年罢了,她就不声不响把婚结了,还嫁了个什么都没有的小白脸,跟我们对着干,如此不忠不孝,你还敢护着她?”

苏向君张了张嘴,看苏晚晚的眼神确实有点儿失望:“你和他结婚了?”

“是。”苏晚晚老老实实点头,又看了一眼蒋凤仙,声音淡淡的笑说:“我嫁的老公确实不如苏家,但养我还是足够的,而且他对我真的挺好,奶奶,您就放心吧。”

她自然而然把苏向君沈英容给忽略了,沈英容更是不满,不住的嘟囔,惹得苏向君脾气也起来了:“晚晚,这次确实是你任性了,我们当初只是让你出去冷静冷静,可你倒好,嫁人大事都不跟家里说一声,也难怪你妈会生气。”

“爸,我长大了,选择嫁什么人是我自己的事,更何况我觉得不论我怎么做,我妈都是看我不顺眼。我现在这样简简单单过日子就很幸福。”就像她根本没抄袭,说她抄袭了一样,不是吗?

说着话,她目光一边落在沈英容脸上,毫不掩饰的讽刺之意。

沈英容脸色立刻就挂不住了:“什么简简单单也好,我看你是得不到才自我安慰罢了!你看看你姐姐的订婚宴,秦家摆了一百桌,多风光!再看看你自己,都出来做客了,穿个没牌子的衣服,首饰也不戴一件,这小白脸再疼你,没钱又能疼到哪里去!”

苏晚晚身上的旗袍的确看不出牌子,但这既然是陆言深送的礼物,她就不容别人诋毁。

她哼了声,刚要反驳,就听到男人开口:“晚晚的衣服,确实没有牌子,不过是苏绣大师柳如烟的作品罢了,我也是费了好大劲才拿到手。”

沈英容没想到会闹这一出,她掐了掐嗓子,刻薄的嘴唇一勾:“柳如烟的作品早已不传世了,别以为拿到我面前,我就分不清真假上你的当!”

【强烈推荐】“BOSS,阮小姐去海边游泳了。”“吩咐封锁海域,不准别人去打扰。”“呃……阮小姐是穿泳衣去的。”“什么?!”

28元包月钜惠,全站小说随心看>>

有奖举报作品有害信息
关注“落尘文学”官方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长按可识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