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不住,霍医生破戒后,太疯狂了

    【蓄谋已久+暗恋+双洁+救赎+追妻火葬场+极致拉扯】一夜缠绵,把前任舅舅睡了是什么体验?姜怡撞见未婚夫劈腿,阴错阳差把未婚夫舅舅给睡了。霍燃:“和我结婚,你考虑一下!”后来,所有人都以为他们的婚姻只是一场交易。但只有霍燃清楚——故事的开始是我在人群看着你们,故事的结局是我站到了你的身边。-姜怡一直以为和霍燃的相遇是一场意外,直到某天——“姜怡,你是我暗恋十年的偏爱。”

  阿素

逃荒三年抱俩,疯批权臣宠娇娇

    【女强+逃荒+千亿物资+种田+反派大佬+虐渣】姜宁穿书成发疯女配了,爽啊~~~一睁眼在逃荒路上,笑不出了。群狼环伺怕什么,我杀了直接炫!极品亲戚各路渣渣?我杀杀杀杀!建立商队、促进贸易、大搞畜牧养殖业,将贫瘠荒芜的边境,打造成令人神往的不夜之城、贸易之都!都来一起嗨嗨嗨!自觉债务还清,想要抽身离开潇洒快活过日子的姜宁刚收拾好包袱,却被男人死死拖入怀中,执拗的咬着她的耳畔低语:“夫人,刚怀上崽崽,胎像不稳,你又想去哪儿野!老实点!为夫离不开你!”姜宁望天,拜托这都第六个了!不想生了!

  曲有言

偿欢

    【男女游戏,暧昧拉扯,顶级诱捕,双洁,1v1。】  人间尤物女主VS偏执阴郁为爱做狗男主  *  沈听宛进入谢家的第一天,便被男人抵在墙边,予取予求。  本以为一晌贪欢,天明即散……  哪知道,那人如魅似魂,越缠越深。  人说,男女之间越久越爱。  沈听宛也是这么以为的。  直到那人满目情意,揽未婚妻入怀,她才知所谓情爱不过一场虚妄的游戏。*  所有人都说,谢家的王是谢行舟,而海市的天是谢谨殊。  谢谨殊看上的女人,天王老子来了也要让出来。  后来,谢家风雨飘摇,沈听宛挺着孕肚坐上了谢家高位。  男人双目猩红,笑得睚眦欲裂,“这就是你嫁入谢家的目的?”  沈听宛笑笑,拉着谢谨殊的手抵在自己的小腹上,“乖~从现在开始,游戏终始,我说了算!”

  宥柒

绿茶外室如狼似虎,侯门主母撩疯偏执权臣

    上一世,我为了养子掏心掏肺,付出全部心血将他培养成一代权臣,没想到他却是我的丈夫和外室的孩子!养他多年,他却恨我入骨,恨不得将我扒皮抽筋,生啖我全族人的骨血,让我含恨而终。这一世,我竟然重生回了领养他的那天!

  墨海望尘

重生后我成了前夫意难平

    结婚六年,我死在和丈夫霍璟川和白月光结婚的前一天。爱了他十年,爱到倾家荡产,伤到体无完肤。然而到最后,他连我最后一面都不见,他的白月光更是直接将我扔进了大海……重活一世,我只想和霍璟川离婚。爱情远没有搞钱重要,爱别人远不如好好爱自己。怎料狗男人却忽然转了性,追着我到处跑。“霍璟川,我没有和你玩套路,我是真的放弃了,随时离婚我都行!”“孟晚棠,当初你费尽心思把我变成你的人,现在你敢不负责任?”我只想一心搞事业,无聊便和小鲜肉谈谈天,乞料狗男人越来越粘着我不放,连他的白月光都忘光光……

  小小的太阳

重生之嫡女凤途

    “废后曲氏,帝发妻,生性善妒,元丰四十五年,巫蛊之祸起,武帝褫夺皇后宝印,居冷宫,薨于四十八年。”前世的曲婉拼尽一生替却只换来史书上的了了几句,重活一世,她决定将自己受过的屈辱和不堪一一的还给仇人。曲婉是从地狱重生而来的恶鬼,她因仇恨而生,走的是众叛亲离的路,直到遇见一个人,他横在世俗流言面前,化身为刀,与她共舞。

  深潜的虎鲸

一见燃情:许少乖乖跟我走

    母亲死后N年,渣爹给她找了个六十多岁的老公说:“公司有困难,你就帮爸爸个忙而已,还能当阔太太,怎么就不可以了?”“可以,不过你得先帮我一个忙!”渣爹问什么忙,她答得理所当然,“下去地府问问我妈同意不同意啊!”想卖她,也看看她是不是软柿子,她转身就找了个牛郎。只是谁能告诉她,一觉醒来牛郎摇身一变成了许家大少爷。还甩不掉了!既然如此,许少要不要考虑跟我入赘抢家产?

  让我康康

反派王爷读我心后杀疯了

    云步璃穿书了,穿成了一个炮灰,不但要被逼嫁给女主的反派未婚夫,居然还要被恶毒女配追杀。这个反派大佬以后可是要全家灭门的,云步璃表示只想看戏:【不嫁不嫁,女配你行你上吧。】谁知她一转头女配就嘎了。云步璃看向女主:【女主,不行这未婚夫还给你算了。】女主居然团灭了。云步璃震惊:【男主,你不管管吗?】男主表示管不了,已经变成阶下囚了。云步璃看着看着,忽然发现这剧情怎么不一样了?说好的反派王爷结局惨淡呢?怎么就逆天改命了,而且她好像还逃不掉了……

  易思

萌宝驾到:总裁爹地宠翻天

    身为厉氏集团太子爷,他从来没有想到,他被随手救下的一个小女孩惦记上了,小小年纪就决定以身相许。结果让她歪打正着,偷生了基因强大的天才宝宝,从此母凭子贵被太子爷宠上了天。“爹地,帮你搞定了妈咪有奖励吗?”“我是你老子,你应该滴。”“……”小不点撇撇小嘴,当晚就把妈咪拐到了自己的小床上。“厉晓宁,你给我下来。”某男怒了。白纤纤护小狗一样的护着小不点,“他还是个孩子,你要不要脸?”厉凌烨拎着小狐狸般的小不点直接丢出门外,“要人不要脸。”

  问许

冲喜后,植物人老公宠她上瘾

    为了一个亿,乡巴佬叶想想被生父和继母送到厉家给植物人冲喜。谁知才新婚第一天,植物人老公就睁开眼睛了:“你就这么想当寡妇?抱歉,不能让你如愿了。”所有人都等着叶想想被扫地出门,厉清霆却紧抓着她的手不放:“我的女人,只有我能决定她的去留。”可就在叶想想检查出身孕的那天,厉清霆的白月光回来了。他面无表情给了她一纸离婚协议:“对不起,我不能辜负她。”后来,叶想想掉进海里,尸骨无存,厉清霆却抛下白月光,疯了一样的要给她偿命。五年后,叶想想携龙凤萌宝高调回国,成为了世界顶级小提琴手,身后追求者无数。厉清霆又妒又恨,不择手段将人逼在角落:“想想,我把命给你,你把心还给我好不好?”

  汤圆不圆